怀念那个漫画有讽刺光芒的时代,怀念华君武

时间:2019-11-17 14:00来源:新京葡娱乐场网址
方成:怀念华君武 怀念华君武 北京青年报 方成 1946年我到上海以漫画投稿为生。1947年11月,为避国民党当局迫害,我避居到香港。1949年新中国建立,我到《新民报》任编辑。1951年由华

方成:怀念华君武

怀念华君武

北京青年报 方成

1946年我到上海以漫画投稿为生。1947年11月,为避国民党当局迫害,我避居到香港。1949年新中国建立,我到《新民报》任编辑。1951年由华君武同志介绍,调到《人民日报》。

我和华君武相识,最初是老漫画家黄嘉音先生介绍的。我平时喜看上海出版的《西风》杂志,那里常转载英美著名连环漫画,那正是我初学连环漫画的样板。所以我初到上海,首先去拜访《西风》主编黄嘉音先生。他知道我将赴北京,就介绍我拜访华君武同志,我到北京,很快就见到他了。

我在上海所作漫画,大都是针对国民党当局的时事讽刺画。新中国形势不同,时值朝鲜战争,正需漫画报道,画法自然不同。我尚缺经验,好在君武是富于创作经验的老漫画家,在他指导下我很快就适应了。记得是在1966年“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前,他调到中国美术家协会任秘书长之后,我们就少见了。在报社与他共事多年,深感君武“老八路”战士风格。他心地正直严肃,漫画风格同样严肃。所作漫画造型精简,寥寥几笔,滑稽有趣,既幽默,讽刺也非常尖刻。他的漫画艺术风格独特,看来只此一家,很是突出的。他所作幽默画,我记得是先发表在《光明日报》上的。他所作生活幽默画《漫画猪八戒》也讽刺尖锐,流行全国。

刚传来他不幸逝世噩耗,我很痛心。他是很令人怀念的。

2010年6月13日

(今年92岁的方成老先生,是国内著名的漫画家、杂文家,我国新闻漫画的泰斗,又是中国水墨漫画创作第一人,与丁聪、华君武并称“漫画三老”——编者)

怀念华君武 作风严肃的“老八路” 人民日报 方成

6月13日,华君武走了,我很怀念!

在《人民日报》编辑部,我和华君武共事多年。他任文艺部主任和美术组组长,我在美术组任编辑。

我和君武相识较早。我原来是大学化学系1942年毕业生,在大学曾办过壁报,学会漫画创作。毕业后在四川乐山县黄海化工研究社工作四年。1946年辞职赴上海从事漫画工作,以此为生。平时我常看上海出版的《西风》杂志,那里常转载英美著名连环漫画,那是我作画参考与学习的样板。所以我一到上海,先去拜访《西风》主编黄嘉音先生。他原先是漫画家,听说我将赴北京,就介绍在那里工作的华君武先生。我到了北京,就带着他送君武的礼品找到他,相识了。他当时是《人民日报》美术组组长,我是《新民报》美术编辑,住在东华门附近万庆馆胡同一号宿舍。我们两人常在一起散步,在我宿舍里画过画,不时在附近的“馄饨侯”小摊上喝酒聊天。

后来,我进了《人民日报》,在美术组上班,华君武成了我的领导,我们之间便成为上下级的关系,就和原先不同了:他不会再来我家,我更不便上他家去,也不在一起散步随便聊天。几年后,他调离报社,任中国美术家协会秘书长,我们之间的来往也渐渐少了。

1951年我进《人民日报》,时值朝鲜战争,我国支持北朝鲜。漫画是评论艺术,报刊宣传自然需用漫画。1946—1947年我在上海所作漫画,是以国内现实为题材作幽默、讽刺画。现在评议战争,还须表明我国政治立场,对这种创作我缺乏经验。君武经验丰富,在他指导下,我很快就适应了。

和华君武相处多年,对他相当了解。他作风严肃,有“老八路”风采。工作和生活上他都很严肃,虽然也常开开玩笑,但从不随便嘻嘻哈哈的。他的漫画笔墨精简,寥寥几笔成形,显得厚重有力,而所作人物仪态幽默,讽刺就很尖刻,有他明显的艺术风格,一看就是华君武的作品。我国漫画是从西方漫画学来的,我国国情和西方国情不同,漫画创作与画法自然不同,在这方面各地漫画家就参阅《人民日报》发的作品,这些作品都是经过华君武审阅的。由此可见,我国漫画艺术发展,可说最初是在华君武领导下进行的,华君武的功劳不可忘。

图片 1

《武大郎开店》

《瞎子算命》

《裁小鞋》

《电视剧本在创作中》

漫画家老九与方成是忘年交,听闻方老去世,老九既震惊又痛心。原本8月上旬的时候,老九已经闭关了,他正在赶写一本书,10月份就要出版,叫《百年方成》,本来就是想给方老献礼的。没想到书还没来得及出版,他就收到了方老逝世的消息。老九感慨万千:“方成走了,讽刺漫画的时代结束了”。

2014年,老九去《人民日报》宿舍方老家看望,他发现附近报摊已经买不到《人民日报》的《讽刺与幽默》了。近一年再到方老家看望,百岁高龄的方老记忆力差多了,如果是他印象浅的人已经很难想起,但见到关系密切的人,方老还是会露出灿烂的笑。

对于老九来说,这些回忆,都是一种让人无可奈何又抓不住的失去。1986年老九便开始发表作品,第一幅作品是在《北京晚报》发的。他回忆,那个时候,在《北京晚报》发一张作品,知道的人太多了,想藏都藏不住。而现在,情况却变了。

老九毫不避讳地告诉我们,大学时代他初入漫画之门时,临摹的就是方老1982年出版的漫画集,用的纸墨、画的手法都十分相似。后来跟方老熟悉后,他十分不好意思地告诉方老:我这是“照虎画猫”。

后来老九才知道,自己青年时代每周骑着车子去学画的中国书画研究社,也就是二龙路中学,其实就是方成的母校。老九说,这也许就是冥冥之中的因缘。

刚到讲座现场,老九便留意起了台下的观众,重点在于观察听众的年龄构成。他看到了好几位90后年轻人,手里拿着漫画集,还拿着本子认真记录,十分欣慰。老九是大学教授,所以口才特别好,就像讽刺漫画这种艺术形式一样,犀利中带着不多不少的幽默和些许诚恳。比如,他说自己的本名王九成“只有在领工资的时候才会使用”。

不过对于现在自己这样到处讲课的状态,老九形容“不知什么时候混成了个‘吃开口饭’的”。他打趣道,“主要因素是在中国画讽刺漫画发不了财”。其实老九本来不是专业学漫画的,就像方老原来本也不是学漫画的。老九觉得,只有涉猎广泛、有一定的文化素养,才能真正把讽刺漫画画好。他向我们举例——中国漫画界藏书最多的是丁聪先生。他们家的书,书柜放不下,最后他的书都得摆到桌子上和地上。方老家也是如此。老九说,人的直接经验不多,我们当今时代这么浮躁,更需要好好读书,因为读书使人心静,看手机使人心躁。

老九研究了将近30年的中国美学,2011年他在中国戏曲学院成立中国喜剧美学研究所,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方老,于是请方老担任顾问。这些年,老九坚持研究喜剧美学、创作独树一帜的老九集邮幽默画,不得不说是受到了方老的鼓舞和激励。

讲座上,他一幅一幅仔细地、投入地讲解着方老留下的漫画作品,讲到某幅作品里方老的巧思和妙处,老九会情不自禁发出连连赞叹并且会心一笑——那是一种从心底里由衷的敬佩和欣赏。他始终觉得,方老的许多讽刺漫画,即便是放到当代,也依旧尖锐、依旧讽刺、依旧痛快淋漓——这就是方成的功力。

老九说,“我们这些人,更多的怀念那个时代有针对性的、有讽刺光芒的漫画作品。” 文/本报记者 雷若彤

老九赏析方成“漫画”作品

《谁是多数》:1950年,他们俩合作的第一幅画。这边是苏联代表,那边是美国代表,美国代表说我们是多数,苏联代表气定神闲,把后边窗帘一拉开,你看看,谁是多数?窗外拥护和平的正义人民人山人海。看这种漫画特别解气和鼓舞人心。那时候我们亚非拉的兄弟,坚持正义,坚持和平。这张作品一成功,俩人干劲就更足了,于是合作了很多作品。

《瞎子算命》:我国老一代漫画家作品的中国气派,不是光用宣纸和毛笔,还有整体的这种中国文化素质。一说瞎子算命,大家都知道了,我们中国人常这么说。你看那满身是伤的麦克阿瑟还在给艾森豪威尔看病,这有点像盲人引路,画里把这俩人画得特猥琐。

《虎皮骑士》:从那老虎的窘态和杜勒斯的不可一世一对比,反映了老虎的无奈,把事物的本质勾勒出来,一下让我们就不用怕他。这还是一幅非常棒的肖像漫画,一看就知道这个人是谁了。

《裁小鞋》:亲君子远小人。如果领导是小人就很麻烦,你想躲都躲不开。你觉得好,给提个意见,人家虽然嘴上笑呵呵的,但早记下了……

《钓鱼》:“从你们厂子一开工,河里的鱼就剩这么一种啦!”方成在80年代初就关注到了环境保护,比我们早多少年啊!所以漫画家的眼睛和观察力特别前瞻,他能够及时地发现问题,即使没有解决问题的能力,但他具有敏锐的观察能力。

《靠背椅》:其实我们现在也在拼爹。都过了快40年了,社会还是这样。不光从政治方面,一般家庭现在还是这样,有一个好父亲比什么都强。

《苦读未悟图》:你看上面一个封建的脑袋,怎么能读懂民主?这张画特别棒!

《武大郎开店》:这张画他画了三次,我们看他对联。本来他这对联上边写的是“生意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达三江”。华君武看完后,说这对联太一般了,建议写一个跟画内容有关的对联。于是他就把刘禹锡的陋室铭套上来了,他写“人不在高有权则灵,店虽不大唯我独尊”,横批,“王伦遗风”。一下就深化了主题,把那种嫉贤妒能压制人才的人勾画出来。所以这张作品在1980年成为了人民日报最有影响的作品。后来人们只要一提到武大郎开店,就成了压制人才的代名词。方老这时已经在艺术方面发生了一个质的飞跃。

1984年作品《这文件很重要,你要好好学习》:改善知识分子的生活条件。过两天教师节了,可以重发一下这张,说明某些政策停留在一种口头上。

90年代方成后期作品《电视剧本在创作中》:你看所有编剧都围着床琢磨,应该都知道什么意思,就非得表现床上这点事儿?媚俗!画得依然非常好。

出道晚但成就大:方成与华君武、丁聪并称“漫画界三老”

方成1918年6月10日生于北平,祖籍在广东中山,我们都知道中山有一位大伟人,即孙中山先生,方成他们家跟孙中山他们家还是一大家族。方成姓孙,原名孙顺潮。1924年孙中山回故乡省亲的大家族合影中,后排就有方成的爷爷。

方成的父亲在平绥铁路局上班,是一个小科员。因此方成生在北京,五岁的时候他随母亲回了中山老家生活。中山这个地方盛产漫画家,所以这里建了中国唯一一个公立的漫画馆——中山市漫画馆。九岁的时候,方成回到北京上小学。1931年他考入了北京三中,和老舍先生等名人是校友。这时他学了一小段时间的国画。

1935年爆发了“一二·九”学生运动,这个时候方成画了他人生中的第一张漫画,叫《中国人的刀,哪国人的血?》,控诉军警镇压游行的学生。画这张画的时候他当时就很气愤,因为他参加学生游行的时候,让军警在背上砍了一刀,腰上一直留有一个伤疤。

中国漫画史,从1931年开始逐渐进入第一个高潮,就在高潮到来的时候,跟他同期的这些漫画家华君武、张乐平、丁聪已经都成为队伍里边的主力了,这个时候方成才刚刚尝试漫画创作。

1936年他考上了武汉大学化学系,到1942年大学毕业,他这个时候画了很多漫画速写。大学的时候,他跟几个同学一起办了一个黑白壁报,一个礼拜就要更新一次,方成负责漫画,但是这时他的漫画更多的是反映学生生活。

编辑:新京葡娱乐场网址 本文来源:怀念那个漫画有讽刺光芒的时代,怀念华君武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