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敬之郭兰英助阵

时间:2019-07-22 01:54来源:戏剧艺术
雷佳:在歌剧《白毛女》中成长 时间:2016年01月04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高艳鸽 歌剧《白毛女》剧照 喜儿依偎在爹爹杨白劳身边,手执一段红头绳,眼神和表情里都是欣喜和

雷佳:在歌剧《白毛女》中成长

时间:2016年01月04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高艳鸽

图片 1

歌剧《白毛女》剧照

  喜儿依偎在爹爹杨白劳身边,手执一段红头绳,眼神和表情里都是欣喜和满足,这是父女间的温情时刻,也是旧社会穷苦百姓在大年夜里短暂的幸福时光。歌剧《白毛女》中的这一画面,和这段“红头绳”的唱段,是中国几代观众的集体记忆。2015年是我国第一部民族歌剧《白毛女》在延安首演70周年,为传承经典、培养艺术新人,文化部组织复排歌剧《白毛女》在全国巡演,近年来曾主演多部民族歌剧的雷佳接过“红头绳”,成为第四代白毛女的扮演者。加入这个团队,雷佳称,“感到特别荣幸”。

  基层体验生活,像回到乡下外婆家

  当初进剧组时,雷佳没想到复排这部歌剧需要两年的时间,也没有想到“投入是无止境的”。她讲述整个过程:“每天学习、排练,后来拍歌剧《白毛女》3D舞台艺术片,然后是舞台版的全国巡演,时间和行程都非常紧张,体力上也透支得厉害。”舞台版歌剧《白毛女》自2015年11月开启在全国多个城市的近20场巡演,巡演的最后两站是长春、北京。高强度的演出,使雷佳在长春演出时就病了,“重感冒、咳嗽、气管炎,全都夹杂在一起。输液、吃药,中药、西药,中式理疗,扎针放血,所有的办法都试过了”。

  一直到2015年12月下旬,北京站的巡演已结束不少时日,歌剧《白毛女》3D舞台艺术片在北京举办首映礼,在台上的雷佳被主持人建议唱几句,她说:“我的感冒一直都没有好,就给大家清唱几句‘北风吹’。”她一开嗓演唱,台下就有年轻的记者发出“哇”的一声惊叹。

  在歌剧《白毛女》复排巡演的过程中,雷佳清晰地感觉到了自己的成长,也看到剧组其他成员“脱胎换骨的成长”。2015年年初,剧组30多人奔赴白毛女故事原型发生地——河北省石家庄市平山县北冶乡河坊村深入生活,分散住在老乡家,和乡亲们同吃同住同劳动。

  “乡亲们很淳朴,也很热情。”雷佳回忆在河坊村的采风经历:“他们把家里最好的饭菜拿出来招待我们,教我们和面、包饺子、贴饼子,让我感觉到特别踏实,就像小时候回到乡下外婆家一样,很亲切、很快乐。”

  在歌剧《白毛女》第一幕里,飘雪的大年夜,喜儿知道能吃上饺子时,高兴得几乎跳了起来。雷佳说,自己是南方人,以前对饺子并没有那么深刻的感情,家里也并不经常包饺子,但是在河坊村,她吃了很多顿饺子后,才知道饺子在中国北方的农村有那么多的含义,“只有最重要的客人到家里时,老乡们才会招待吃饺子,而我们那时候在村里几乎天天都能吃到饺子,这一碗碗饺子端在手里,都是沉甸甸的”。

  “去河坊村叫采风也好,体验生活也好,走基层也好,最大的感受就是,只有深入群众,才能真正了解我们唱的是什么,演的是什么。”雷佳说,歌剧《白毛女》在全国各个城市巡演期间,她常常会想起河坊村乡亲们的那一张张脸,“总是感觉责任很重,我想要把曾经发生在那里的故事讲好,也想把乡亲们想说的话说出来”。

  “进了剧场,郭兰英老师就一直叫我喜儿”

  在雷佳看来,这次不仅是复排歌剧《白毛女》,更重要的是学习当年延安鲁艺为人民创作的精神。她介绍,剧组曾几次去参观了鲁艺的原址,因为原址正在搞建设,大家必须趟过一个巨大的泥泞的坑,才能到达目的地。“鲁艺原址真的是庄严肃穆,能看出那里环境很艰苦,但前辈们在这里创作出了那么多的优秀作品。那里展出的前辈们的历史故事也很动人,其中孔迈先生,也就是原中国驻法大使孔泉先生的父亲,在他19岁时给家里写的一封信对我触动很深。他在信里说:‘父亲母亲,请把我献给祖国吧。’这句话写出了鲁艺所有前辈的心声。读了这封信,我深刻地感受到,为什么在那个时代,会有那么多优秀的有深度的能激起人们共鸣的作品出现。”

  在歌剧《白毛女》排练期间,85岁高龄的表演艺术家、第二代白毛女的扮演者郭兰英应邀从广州到北京指导演员们表演。雷佳说,从进剧场起,郭兰英就没有叫过自己“雷佳”,都是叫“喜儿”,叫扮演杨白劳的演员高鹏时,也是说:“杨白劳,你过来。”有一次,雷佳和高鹏排练一场戏,她觉得对方的动作很慢,就说了一句:“你快点!”她回忆当时的场景:“可能是说话的语气有点重,郭老师就急了,说喜儿你对爹什么态度呢?我当时就愣了一下,然后觉得是自己错了。在郭老师的眼里,只要进了剧场,每个人都是在角色当中,不应该有超出角色以外的动作。这就是老前辈们对待艺术的态度,也让我知道只有敬畏艺术,你才能够演绎好它。”

  本次复排,歌剧《白毛女》原作者、90多岁的贺敬之亲自把关剧本,对于这部自己20多岁时创作的作品,他精益求精,一直在修改。“他是我们这些文艺工作者真正的榜样。”雷佳说。著名作曲家关峡任音乐总监。“关峡老师带病坚持创作,新写的几个唱段都得到了贺老的认可。”雷佳介绍,“尤其是喜儿逃进山里时的‘我是人’这个唱段,了了贺老一个心愿,他一直希望有一个合适的唱段,在这个时候表达喜儿作为人生存的权利。这个唱段他一直在等,一直没有等到,这一次,终于等到了。”

  既要仰望星空,又要脚踏实地

  歌剧《白毛女》的演职员队伍,是一个让雷佳说起来就很感慨又感动的团队。为了协调民乐和交响乐团的融合,指挥刘凤德一遍遍跟乐队磨合,“永远都是满头大汗”。剧组的演员们每天都会根据专家的意见调整表演,不断否定自己,推倒重来,经常又回到原点,也经常会为了一点点突破而感到欣喜。

  这次复排舞台版歌剧《白毛女》的同时,也拍摄了歌剧《白毛女》3D舞台艺术电影。“这在中国历史上是第一次,第一次就意味着没有现成的经验可以借鉴。”雷佳说,拍摄电影时,演员们在三伏天穿着大棉袄唱着“北风吹”,苦中作乐。在这个剧组,大家都是一个人干好几个人的活儿。“电影版导演侯克明在我们特别需要的时候,主动参与到舞台版的排练当中。一些演员的生活压力也很大,但他们为了把这部戏排好,在将近两年的时间里,放弃了其他工作,两年来一直拿着最低的工资。”

  出演喜儿这个角色,在雷佳看来,是她艺术上的重要一步。歌剧《白毛女》在全国的巡演结束后,她听到了专家们对她的赞誉和提醒,“说我进步了,说我还有哪些不足需要改进。我知道自己是怎样跟大家一起进步的。团队的力量推动着我们每个人的进步。就我自己来说,既要仰望星空,又要脚踏实地。只有深入基层,为人民服务、为人民代言、为人民创作,才能在艺术上真正有所建树”。

12月26日,由文化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主办的歌剧《白毛女》3D舞台艺术片全国首映式在京举行,着名剧作家、《白毛女》编剧贺敬之,着名表演艺术家郭兰英、田华,“白毛女”扮演者雷佳等到场助阵。

图片 2

雷佳表示,很多前辈扮演过白毛女,她接到角色时心理压力很大,但这个团队让她很有信心。

歌剧《白毛女》是在毛泽东同志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精神指引下诞生的中国民族歌剧开山之作,是歌剧艺术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经典作品。它吸收中国传统戏曲艺术的精华,采用中国北方民歌的曲调,将中国的民族艺术与西方的歌剧艺术相结合,深刻揭示了“旧社会把人逼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的思想主题。在歌剧《白毛女》延安首演70周年之际,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和《中共中央关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意见》,继承优秀传统,弘扬经典作品,引导创作方向,培养艺术新人,文化部组织开展了歌剧《白毛女》复排巡演、3D舞台艺术片拍摄和座谈会等一系列纪念活动。

歌剧《白毛女》3D舞台艺术片由文化部出品,北京电影学院拍摄,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华夏电影发行有限责任公司发行。《白毛女》原作者贺敬之亲自为剧本把关;着名歌剧表演艺术家郭兰英、王昆和解放军艺术学院原政委乔佩娟担任艺术顾问;解放军艺术学院院长彭丽媛担任艺术指导。为达到传承经典剧目、培养优秀人才的目的,该片起用了新一代青年演员。

据介绍,歌剧《白毛女》3D舞台艺术片保留了原作的风格与精髓,结合时代特征和演员特点进行了艺术创新,具有鲜明的民族特色。同时,运用国际上最先进的数字立体电影技术和环绕立体声,进一步增强了舞台艺术精品的感染力、影响力和辐射力。全片拍摄场景多达15个,特效镜头超过600个。

图片 3

 演员雷佳及导演侯克明出席首映式。剧组供图 

歌剧《白毛女》3D舞台艺术片由原作者贺敬之为剧本把关,侯克明任导演,着名歌剧表演艺术家郭兰英、王昆和解放军艺术学院原政委乔佩娟担任艺术顾问,解放军艺术学院院长彭丽媛教授担任艺术指导。总政歌舞团一级演员雷佳饰演白毛女“喜儿”,张英席饰演“大春”。据悉,85岁高龄的郭兰英应邀专程从广州来到北京辅导演员排练,为让青年演员真切体会角色,她一遍遍地做示范。雷佳感慨,“郭老师的指导让我明白,只有敬畏艺术才能演好。”此前有很多前辈扮演过白毛女,雷佳表示压力很大,“每天学习、排戏,到后来的3D拍摄都非常紧张,是团队让我很有信心。”

编辑:戏剧艺术 本文来源:贺敬之郭兰英助阵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