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魁智谈京剧如何追随时代,而不是陈列在博物

时间:2019-06-22 20:17来源:戏剧艺术
京剧需要务实的理论与学说,应该注重“四功五法”,把注意力集中在对演员“四功五法”的评价和要求、培养上面,应以高标准的“四功五法”为准则,评议每出戏的艺术质量和演出

京剧需要务实的理论与学说,应该注重“四功五法”,把注意力集中在对演员“四功五法”的评价和要求、培养上面,应以高标准的“四功五法”为准则,评议每出戏的艺术质量和演出水平,这样才有可能提高演员的表演,提高演员的艺术素质,提高整体的艺术质量,才有可能培养出真正好的演员。遗憾的是,今天京剧表演艺术注重人物塑造、刻画,却忽视了“四功五法”的培养和提高。须知演员塑造剧中人物、刻画剧中人物固然重要,但必须建立在自身高素质的基础之上。

  比如,现代的年轻人多喜欢节奏紧凑的叙事风格,我们在创排新剧或复排经典剧目时,就要首先考虑这个戏的情节内容与推进节奏,是否能被年轻观众所接受和喜爱——前面探讨的寻求创新,其实不仅出自艺术工作者的业务追求,同时也是培养传统艺术新观众的客观需要。

京剧的传承与发展得两条腿走路,一边搞创新突破,一边保留传统、保持原汁原味。搞创新,为的是顺应形势、吸引观众。一是老戏新唱,二是要多创作些与时俱进的新戏、老百姓爱看的新戏,不能生生世世只演这么几出老戏。保留原汁原味,为的是传统艺术不至于走了调、变了味,目前的状况还是挺让人担忧的,演出剧目越来越少,许多优秀的传统老戏都已失传了,亟需拯救。继承创新从创作美学范畴讲,关键在人才与剧目。京剧是“角儿”的艺术。实践证明,培养造就京剧艺术大师,至少有四个条件:一是有继承的雄厚基础,综合流派则对任何流派的剧目基本都会;二是有自己留得住、传得开的代表剧目,当今的京剧专业研究生很难说谁已经拥有了一个乃至几个的确留得住、传得开的代表性剧目;三是有自己的观众群,这是大师赖以生存的根基;四是必须要有学者、专家从理论上对其艺术实践进行提炼、概括,总结其京剧艺术的独特贡献和美学特色,如梅兰芳有齐如山、许姬传为之进行理论升华。

  艺术的生命力在于创新,创新的实现在于人才,年轻观众的培养还离不开年轻演员的成长。我们也可以多给年轻观众与年轻演员一些时间。

我们要把京剧作为一种文化来提倡和发扬,使其活在舞台上,而不是陈列在博物馆里。这样,京剧艺术的传承与发展才不会成为一纸空谈。京剧艺术的持续发展,离不开观众群体的培养。欣赏京剧艺术也须初通京剧艺术语法规则,普及京剧知识不可不为。这是接受美学范畴必须解决的课题:一要不断提升观众的京剧审美鉴赏素养;二要努力动员全社会净化文化环境,营造一种尽管看不见、摸不着,但一听西皮二黄爱京剧、爱祖国的感情便油然而生的京剧鉴赏氛围。文化化人,艺术养心,重在引领,贵在自觉。京剧观众群体的培养,亦应如此。

  新创剧目,是一个非常繁难、复杂的工程,目前新创剧目的总体数量还不够,尤其处在时代前沿的新剧目少。我个人的体会,首先要勇于尝试新的题材和形式,又不能脱离京剧擅长表现的故事形态即戏剧性的情节、鲜明的情感和人物,不能脱离京剧的表演特色即传统的“四功五法”。

继承传统,必须是高水平传承,才能充分体现国之瑰宝的精粹。在剧目上应追求“两化”、“两多”,即传统剧目精品化、经典化,新剧目多层次、多样式。许多传统剧目确实凝聚着表演艺术的精华,但其中不少剧目在文本等方面存在不足,与表演艺术的精美和时代发展不相适应。对这一历史的局限不应抱残守缺,要从实际出发,对常演的、“中国京剧音配像精粹”工程抢救的,以及尚待挖掘的剧目以谨慎、科学的态度进行整理、加工,做到弥补缺憾而又精华不丢、原貌不变。新剧目也要努力出精品,在量的基础上求质,提高成活率和生命力。同时,高水平的传承必然伴随着艺术上的创新。创新包含两个部分:表演艺术和编、导、音乐、舞美、灯光等环节。现在的问题是,在新戏创作的摆位上,往往是后者压倒前者,剧本可以磨一两年,一旦通过,就找导演和音乐、舞美、灯光设计,然后两三个月就“落地”了,这和传统名剧的“工艺流程”完全相反。摆位上的颠倒,加上导演、音乐设计的“多戏并举”,演唱者在创作过程中“缺席”,使得新戏很难在表演艺术上取得新的建树。

  时至今日,我从艺已经43年,先是赶上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市场经济大潮,又在艺术上幸运地得到了袁世海、杜近芳等前辈艺术家的大力提携,汲取了宝贵营养,后来更赶上了注重发展也注重传统的大好时代。我始终坚信京剧有美好未来,这是传统艺术的生命力使然,也是时代赋予的珍贵的发展机遇使然。

自四大徽班进京,京剧已有二百余年的历史。它吸收汉调及秦腔、梆子戏等古老艺术之精华,加以融合、锤炼、升华,达到了中国戏曲艺术的巅峰。

  记者:专门的导演、舞美设计,都是传统戏曲中所没有的,这些新元素的介入,会不会淹没了作为戏曲艺术核心的演员的表演?

京剧是中华民族的瑰宝,值得我们去学习,去探索。当今流行文化如此盛行,我们应该对民族文化遗产采取一定的保护手段。京剧是古老的、传统的,但它身上却同样可以被注入新鲜的血液而充满青春活力。任何国家的文化艺术,如果一成不变就只能封存在历史博物馆里。梅兰芳先生曾经说过:“一句话为总,都得变,变才有进步。”要让京剧重现活力,必须解决好如何传承与发展的问题。

  于魁智谈京剧如何追随时代:不忘宗旨 主动走近青年人

  于魁智:梅兰芳曾经说“移步不换形”“变才有进步”,有创新才有发展,这是艺术规律,是艺术保持活力的关键。

  具体来说,第一,新创剧目要有好看的、打动人心的故事情节,兼具有意义的时代主题。比如中国国家京剧院最近与国家大剧院联合创排的新剧《丝路长城》,就被注入各国友好通商、文化交融的丝绸之路主题。第二,新创剧目要在阵容上“强强组合”,吸纳诸多有实力的演员共同倾情创造角色,让观众有满足感。第三,联合音乐设计和舞美设计,共同为演员、观众营造出饱满的艺术氛围,从人物造型、服装等多个环节丰富剧情,丰富舞台表现力。

  守住传统 培育观众

  不忘宗旨,主动走近青年人;与时共进,开拓培养新途径

  于魁智,京剧表演艺术家,中国国家京剧院副院长,以文武老生传统戏打底,数十年来固本守正,复排数十出老戏;同时,求新求变,从《兵圣孙武》到前不久首演的《丝路长城》,创造十余出新编剧目。这样的艺术轨迹与观念,在整个传统艺术领域中都有一定的代表性:平衡“创”与“守”,是赋予传统艺术以时代品质的关键,一部部新剧目的创排则承载着艺术家的责任与使命。

  记者:创造新剧目,是多年来传统表演艺术领域的“风向”,也一度成为戏曲艺术节评奖的重要指标。而戏曲,其表演体系的高度程式化与成熟度,是否会让今人难有创新之意?所谓“新”,可以从哪几个角度入手?

  记者:这些骨子老戏已经拥有了一批忠实观众,后人如何既能留住老观众,又有自己的创新表达?

  吃透老戏,方能中得心源;兼容并包,才有创新表达

  记者:富有当代性、时代性,是传统艺术内在生命力的表现与需求,具体到京剧,需要在“出新”的路上“守住”些什么?

  比如,移动终端的日渐普及,不仅正改变着人们的阅读方式,也重新塑造了人们观看影视节目的习惯,古老的京剧艺术能否“借力”这一视听新平台,制作出适合在这一平台播放的内容资源,以新颖的传播方式引起年轻人关注?又如,随着深受年轻人喜爱的新媒体的兴起,以及受众群体的日渐细分,以京剧为代表的传统艺术,能否集合一批有才情、有影响力的艺术家、评论家、观察家,探索出形式多样的京剧艺术传播模式,直抵目标受众?

  于魁智:我认为有争议是好事,尤其对传统艺术来说更是如此,我们正需要更多的社会关注。从某种程度上讲,由于观众被历史熏陶出的高口味以及评价标准的多样化,京剧相比其他艺术门类,其创新的难度更大。我主演的新剧目也遭遇争议。比如在《袁崇焕》中,为了烘托战争气氛,做了一门大炮搬上舞台;比如《赤壁》中火烧战船和草船借箭的舞台呈现,让观众说“像看电影大片”,这些与传统的表现手法相比有很大变化。演员在台上非常注重观众的反馈,听得出掌声是礼节性的还是发自内心的。有些段落,观众是发自内心地用掌声把演员送下舞台的,我们很感动。面对争议,创作者不能随风摇摆,但同时也要把握传统规律,不能乱来。

  经典剧目 如何出新

编辑:戏剧艺术 本文来源:于魁智谈京剧如何追随时代,而不是陈列在博物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