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生的门户

时间:2019-11-24 17:57来源:戏剧艺术
刘鸿声 高庆奎 刘鸿声的唱腔体系世称"刘派",形成略晚于"后三杰"-孙、谭、汪各派,而在民国初年大为流行,是刘根据自己的嗓音条件,亦奎派的唱腔为基础,吸收谭、汪各派老生的唱

刘鸿声

高庆奎

刘鸿声的唱腔体系世称"刘派",形成略晚于"后三杰"-孙、谭、汪各派,而在民国初年大为流行,是刘根据自己的嗓音条件,亦奎派的唱腔为基础,吸收谭、汪各派老生的唱法,进一步变化发展,融会而成的,以唱工独具特色为主要标志。

20年代末至30年代初,老生演员高庆奎以刘派唱腔为主体,又吸收孙、谭、汪、王鸿寿等诸家的演唱特点,加上自己的艺术创造,形成新的老生流派-高派。高派的特点是博采众长、全面发展,剧目丰富。

刘鸿升初演铜锤花脸,宗穆风山一派,后改唱老生。他嗓音极高,音质纯净,具备脑后音、虎音、炸音,并有较难得的水音。气力充沛,运用得法,又善使气口。习用"楼上楼"的行腔方式,逢高必拔,拔必到顶,能适应各种板式的演唱,以西皮腔最为见长。唱念用北京字音,宗张二奎,唱腔亦近奎派,又吸收孙菊仙的唱法,但改变了二者平直朴素的风格,有大量的创新,如将《斩黄袍》中"孤王酒醉桃花宫"的二六板唱词,由14句删为6句,每句都唱的新颖、华丽;又如《辕门斩子》中"见老娘是一礼躬身下拜",融入娃娃调,独创新回龙腔,旋律优美动人。

高庆奎的老生戏主要宗刘鸿升,却非亦步亦趋。他能突破刘派的局限而有所变化发展,且兼演其他老生流派的剧目,演唱各派剧目时,常常引入不属于本剧目所属流派的唱腔、唱法,在自己的独有剧目中,更广泛的汲取各家之长。老生之外,能演老旦戏、武生戏和铜锤花脸戏。又能在同一出戏中饰演不同身份、性格甚至不同行当的人物,如《鼎盛春秋》中,前演老生伍子胥、后饰花脸姬僚;全部《借东风》中,《群英会》演老生鲁肃、《借东风》演老生诸葛亮、《华容道》演红生关羽。高庆奎嗓音高亢,它的唱一气呵成,山川悲怆激昂之情,并创造了不同于谭派风格的"疙瘩墙"。念白铿锵秋津、顿挫有致。表情精细,做工深刻老练而不过火。因幼曾坐科,武功、工架及各种表演技艺都很出色。通过全面的表演刻画人物并注入强烈的感情,是高派的主要特色。高派的剧目极为丰富,《辕门斩子》、《斩黄袍》、《珠帘寨》、《四郎探母》、《浔阳楼》等传统剧目均所擅长。他还重排、改编、整理了一批历史剧,并将有关的内容派成"本戏",如《掘地见母》、全本《八义图》、《海潮珠》、全本《鼎盛春秋》、全本《逍遥津》、《哭秦廷》、《豫让桥》、《赠绨袍》、《马陵道》、《苏秦张仪》、《窃符救赵》、全本《蝴蝶梦》、全本《捉放曹》、《造白袍》、《胭粉记》、《杨椒山》、《八搜邹应龙》、《煤山恨》、《史可法》以及《斩睢阳》等,有的剧目对老生行当的表演颇有创新。

刘派的戏路很宽,不仅拥有奎派各剧,其他如孙、谭各派的剧目,一经移植,也都能赋予刘派特色。刘鸿声跛足,又无幼工,故基本没有靠把戏、武老生戏及特殊的表演技艺,以唱功戏为主,演唱中喜用大量唱词,如《上天台》中的"一百单八句"和《逍遥津》中得数十个"欺寡人"等。念工戏亦佳,又兼演老旦。刘唱铜锤花脸,因嗓音高而音域窄,乃形成一种独特唱法,别具韵味。刘派常演剧目极多,代表剧目最突出的有"三斩一探"-《斩黄袍》、《斩红袍》(即《打窦瑶》)、《辕门斩子》、《四郎探母》及《上天台》、《逍遥津》、《空城计》、《斩马谡》灯,此外还有《敲骨求今》、《黄金台》、《完璧归赵》、《御碑亭》、《苏武牧羊》、《乌龙院》、《法场换子》等。演唱风格高昂清越,刚爽甜脆,对当时及后来的一些老生流派发展有极大的影响。但刘派的演唱对演员的嗓音条件要求极高,刘鸿声又中年而逝,故临摹刘者虽众,传人却不多。刘派的唱法仅有《斩子》、《斩黄袍》、《空城计》、《御碑亭》、《完璧归赵》、《探母》、《乌龙院》、《敲骨求金》、《骂杨广》、《苏武牧羊》、《法场换子》、《探阴山》、《铡美案》等十数张唱片行世。

高派传人有李盛藻、李和曾、李宗义、宋宝罗、沈金波、白家麟、虞仲衡等。

汪笑侬

编辑:戏剧艺术 本文来源:老生的门户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