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剧种要自觉,中华传统戏曲焕发时代光辉

时间:2019-11-10 15:33来源:戏剧艺术
新剧种要自觉“往回看”“向内看” 时间:2018年12月24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王学锋0 新剧种要自觉“往回看”“向内看” ——从在江苏昆山举办的戏曲百戏盛典说开去 在昆山

新剧种要自觉“往回看”“向内看”

时间:2018年12月24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王学锋0

  新剧种要自觉“往回看”“向内看”

  ——从在江苏昆山举办的戏曲百戏盛典说开去

  在昆山举办的全国348个剧种的“百戏盛典”近日已结束了156个剧目(折子戏)共120个剧种的展演,未来两年内还将继续展示其他多个剧种的代表剧目,这是对中国戏曲一体性、多样性、层次性的一种很好的展示。这些剧种的集体亮相,让人看到中国戏曲传统博大精深、古老厚重的一面,也呈现了戏曲传统不一般的“活性”,那些新中国成立后新生的剧种就是其中不可忽视的“活跃分子”,它们存在的时间一般也就60年左右,许多人觉得它们又“新”又“生”,好像很难跟“历史”挂上钩,但是如果把中国戏曲从古至今的变化看作一个整体的历史文化长河,这些新生剧种就不能自外于这个传统,要有文化自觉,沿着自己的来路去寻找、去理解,要把自己“历史化”。

  这些新剧种大多不是凭空产生的,有其借鉴、依靠的母体和传统,对它们与母体传统的联系我们要充分评估。首先,我们要引入历史长时段的观念,许多新剧种看起来是“断裂”式地产生的,但是文化往往是系统性地存在的,有其草蛇灰线,如果有耐心对新中国成立后的新生剧种考索一番,恐怕它们的“前史”多少会“显形”,比如梅州的客家山歌剧这个新兴小剧种,它的萌芽可能和明清木偶戏有关系,它能初具雏形也离不开革命运动、革命山歌的催化作用;其次,我们往回追寻这些新剧种的历史脉动,不应局限于戏曲及艺术形态,而应扩展到文化形态,像梅州山歌剧之所以形成了独特的地域文化风貌,固然离不开客家山歌这个艺术母体,但更离不开客家文化及其礼乐制度、宗教民俗等这个更具宽度和厚度的文化传统,强调这个不算“老生常谈”,因为如果不能深入挖掘、理解客家族群的文化肌理,梅州山歌剧展示的所谓地域文化特性就会变得越来越固化,变成景观式的民俗文化展示。所以,我们应在纵向和横向上,千方百计地认知和开发新兴剧种与母体传统之间的联系。

  新生剧种既要“往回看”,也要“向内看”,看“身在其中”的60年左右的历史。新中国成立后我国经历了许多经济、政治、文化上的重要变化,也影响了新生剧种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八九十年代、21世纪以来不同时期的起起落落、诸般变迁,我们应该积极认知这些变化,梳理、总结不同时期的艺术经验和文化智慧,以应对时变、预流未来。还是举梅州山歌剧这个例子,这个剧种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时市、县剧团众多,编剧队伍壮大,也有不少编曲、导演、演员人才,创作出了《相思豆》《虹桥风流案》《漂流的新娘花》《啼笑冤家》《山稔果》《山寨红灯笼》等一批优秀的现代戏剧目,剧种生态很好,但是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以来,随着全球化进程的日益深入,地方社会越来越卷入全球文化生产的漩涡,梅州山歌剧虽然出现了《等郎妹》《山魂》《桃花雨》等“成功”的大型剧目,但自在的文化生态被改变,自生能力变差了。所幸的是,“小”剧种的中坚创作群体有“大”清醒,积极培育基体,努力复建生态,抱团取暖。代表性剧作家林文祥以“骑牛赶集的乡下人”自嘲,有意识地疏离于异化的全球化的文化生产逻辑、风吹草动般的文化潮流,“被动”退守实则主动精进,在更广阔的乡土世界里寻找自我、接通文化的根脉,他和他的同仁们的剧作关注“风情、世情、人情”,更内在地书写客家山水和客家人的日常生活,清醒地承续了梅州山歌剧20世纪八九十年代老师辈建构的“新传统”并有所推进,展现了一个新生剧种的文化定力,让我们对新剧种也“刮目相看”。

  虽然仅有60年左右的历史,但很多新生剧种的艺术资料已缺失严重,对这些新剧种的历史记录、研究应该尽快提上议事日程,不能再“等等看”了。我们既要加强物质层面的艺术档案建设,也要聚焦到非物质层面的艺术创造经验、艺术人生史的书写;既要关注代表性艺术家、关注大剧团,也要关注到各部门普通从业者群体、关注小剧团;既要关注艺术生态、文化生态,也要关注到行业生态、社会生态。文化是物质性的积累,也是心灵性的凝聚,还是体认和记忆,新剧种60来年的积淀不应被轻易丢掉,做一个丢一个,不是对待文化应有的态度,“人心”散了,剧种就名存实亡了。随着非遗观念的普及和戏曲扶持政策的推进,对老剧种在新中国成立后60多年的历史发展的记录研究得到了越来越多的重视,但对新剧种的这一记录研究尚有待加强。

  为新剧种注入“历史意识”,说到底,既是剧种自觉,更是我们中国戏曲、中国文化的自觉。中国戏曲是历史长河,也是艺术文化大河。20世纪中西文化碰撞以来,我们谈论戏曲发展时,西方戏剧几乎成了最重要的维度,现在看来,在戏曲文化的老剧种和新剧种、老传统和新传统内深耕细作,注重我们已有的历史实践,不抛弃、不放弃,自觉“往回看”“向内看”,以历史的、复数的自我为参照,其实是更强大的历史文化发展的坐标和方向。

2019年7月至8月,文化和旅游部艺术司、江苏省文化和旅游厅主办的2019年戏曲百戏盛典在江苏昆山举办。此项活动是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化文艺工作系列重要讲话精神,推动戏曲传承发展的重要举措,旨在利用全国地方戏曲剧种普查成果,展现全国戏曲剧种的独特魅力,激发戏曲剧种活力和戏曲院团潜力。活动持续38天,20个省、自治区、直辖市112个参演院团的35台、118个优秀剧节目在昆山轮番上演,其中大戏14台、小戏组台21台。本次活动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并引起强烈反响,截至8月21日,平均上座率92%,新浪微博话题阅读量超3.1亿次,网络直播观看量达3245万人次,抖音播放量1.1亿次。

百戏盛典计划于2018年至2020年在昆山连续举办3届,集中展示全国现存的348个戏曲剧种的经典剧目。百戏盛典的举办,不仅让广大观众同享中华戏曲百花园的芬芳,也让很多边远地区的少数民族剧种、只在某一地区流行的稀有剧种、只有民间剧团和班社维持的濒危剧种,首次来到这一全国性的舞台,与大剧种、大剧团共同亮相,呈现其独特魅力。同时,传统戏曲如何更好地传承发展,也成为我们进一步思考的课题。

展演期间,文化和旅游部艺术司邀请了多位戏曲界专家学者前往昆山观摩,并召开专家研讨会。本报刊登部分专家学者的评论与发言,以飨读者。

致敬盛典创造未来

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戏曲现代戏研究会会长季国平

百戏盛典是一项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重大文化工程,是传统戏曲在当代的一次集中亮相,更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在当代传承发展的一次重要机遇。我们为百戏盛典叫好,为昆山的文化胆识和自觉担当点赞!

近年来,文化和旅游部开展了全国地方戏调研工作,百戏盛典正是这次地方戏普查和调研结果的一次大规模的昆山雅集。昆山是昆山腔的发源地,昆山雅集也是昆山历史上曾盛行一时的文艺雅事。在古老的中华戏曲大家庭里,昆曲有着百戏之祖的美誉。新时代的昆山以长远眼光和文化担当,自觉肩负起百戏盛典的历史重任,直接调动了全国戏曲工作者传承和发展中华戏曲的积极性和创造性。

当然,我们在致敬盛典之余,更要思考348个地方戏剧种在当下如何迎接时代挑战,传承发展,去创造更加美好的未来。这是非常重大的理论和实践课题,限于篇幅,这里简要说两点感想。

一是重视传承、敬畏传统,充分认识戏曲是累积传承性的舞台艺术。

这次展演的剧目大多是传统戏,是各剧种的经典剧目,充分体现了中华戏曲的审美风范和艺术魅力。百戏展演中也有一些新编剧目,既有成就,也有不足,比起传统经典剧目,新编剧目往往不如老戏好看。这其实并不奇怪。经典折子戏或大戏都是传承有序、不断累积而成的,是历代戏曲艺术家千锤百炼、潜心创造的结果。然而,如今有许多新剧目违背规律,结果演不了几场就偃旗息鼓,怎么会好看,更别想有新的流派和高峰出现了。

百戏盛典深刻地启示我们,累积传承、守正创新,正是戏曲艺术最重要的基本规律。对于现存348个剧种,无论是保护传承还是创新发展,谁违背了规律谁就会被观众和历史所抛弃。当下的戏曲工作者必须充分认识戏曲艺术累积传承的规律,放下身段,敬畏并学习传统,老老实实传承好前人的成就,在此基础上的创新创造才会有美好的未来。

二是既要保护,更需发展,地方戏的未来是观众、市场和时代选择的结果。

集中演出既相互学习,也相互竞争。毋庸讳言,无论大戏还是小戏,各省艺术水平不一,即使是同一省份的折子戏之间,也是水平不一。笔者总的感觉是大剧种强于小剧种、专业剧团强于业余剧团、经典强于新创、老戏比新戏好看。

一般来说,大剧种流传广、表现力强、艺术积累深厚、与时俱进,有着很强的艺术生命力;小剧种或是濒临消失的剧种,危机感强、流传面窄,有的甚至已经没有专业戏班,只能在民间艰难存活。当代地方戏需要保存和抢救,更需要创新和发展以及艺术竞争和市场选择。只靠政府和人为的保护,难以推动戏曲艺术在当代的健康发展,难以实现戏曲的振兴和创新发展。

各地需要积极探索地方剧种在当代有效传承发展的路子,不同剧种传承发展的路子也会有不同。大剧种有大剧种的路子,如河南豫剧,已经成为流行于中原和西北等多个省份、覆盖面较广,在新时代的传承发展很具代表性,非常值得探讨;小剧种也有自己独特的路子,某些小剧种在当代的生存发展也很好,其成功经验同样值得总结。

对于地方戏在当代的传承发展,可以借鉴著名戏剧理论家刘厚生对滩簧戏的发展建议。刘厚生在晚年尤其倡导建立大剧种观、走融合创新发展之路。他说,地方戏的最高理想应该是成为全国性剧种,也就是能在全国范围内得到广泛欣赏和认同。京剧、昆剧就是由地方戏发展而来的。他建议,中小地方戏应当既坚持自我,又善于吸收外来因素,走剧种合流的路子。有不少地方戏,语言基本一致,音乐同属一种声腔,基本剧目通用,表演样式相近,流行地区相邻,比如南方某些省份的采茶戏、花鼓戏、花灯戏、滩簧戏等,在条件成熟时可以合流。他多次以滩簧类剧种如沪剧、锡剧、苏剧、甬剧等为例,不是各自为战,而是融合发展、做大做强,形成更大的剧种,产生更大的影响力和覆盖面。

软实力带来的硬发展

原山东省文化厅副厅长、山东省戏剧家协会主席陈鹏

2019年7月21日,百戏盛典开幕的当天,昆山戏曲百戏博物馆奠基,中国的戏曲文化版图正在发生变化。

2018年的百戏盛典之后,经常有人问我怎样看百戏盛典。简单概括一句话盛世之举、盛典之作、盛况空前。

盛世之举改革开放40年、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进入新时代,为百戏盛典的举办创造了得天独厚的条件,显示了文化盛世的文化自信和文化自觉。我们在为活动成功举办而欢欣鼓舞的时候,更应该为我们所处的这个伟大时代而自豪,为我们正行进在谱写历史新篇章的特殊经历中而庆幸。

盛典之作在这个体量巨大、程序复杂、时间漫长的过程中,我直观震撼地感受了戏曲艺术的博大精深。精彩的演出百花齐放、姹紫嫣红,显示了优秀传统文化的不朽魅力和持久生命力,为戏曲走向大众、走向时代提供了可供借鉴的经验,形成前所未有的戏曲艺术的冲击波。

盛况空前在文化盛世举办的百戏盛典呈现出前所未有的盛况,促进繁荣、传承历史、唱响当代、激荡未来,可以说百戏盛典是百年盛典、百姓盛典。

怎样看昆山?对于昆山举办百戏盛典,也是一句话有资格、有实力、有担当、有热情、有创造、有口碑、有未来。昆山有着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经济发展促进社会全面进步。各级领导对弘扬民族文化的使命感和担当精神在全国有示范意义;服务于展演活动的整个工作团队不辞辛劳的严谨态度和奉献精神给人们留下了深刻印象。全国各地的戏曲工作者来到这里,有了一种宾至如归的温暖和戏曲故乡的亲切。我们由衷地说:昆山辛苦啦!戏曲人感谢你们,历史会记住你们。

大家从不同方面谈及百戏盛典对昆山的意义。我觉得其中最主要的意义在于把昆山历史文化的昨天、今天与明天做了推进式的链接。当昆曲剧种发源地与百戏盛典创办地这两个具有特殊意义的概念历史性地融合为一体时,已经不是两个项目的简单相加,而是有了共振的效果。其并驾齐驱的动力和相映生辉的光彩会为未来昆山的整体发展和城市文明带来源源不断的生机。昆山应该看到这个意义,抓住这个机遇,创造更加灿烂的明天。

百戏盛典的盛况和中国戏曲艺术的魅力激发了昆山更大的责任担当意识。为了把当代的文化成果和艺术的不可再生资源保护珍藏、惠及未来,去年盛典期间昆山就开始收集各剧种的实物、文字、图片、影像等资料,积极筹建戏曲博物馆。今年,占地12亩、建筑面积一万多平方米的昆山戏曲百戏博物馆奠基。

昆山正致力于建设有影响力的戏曲文化重镇,百戏盛典和戏曲百戏博物馆是车之两轮、鸟之两翼。百戏盛典是一个演绎精彩的过程,戏曲百戏博物馆是凝聚精彩的殿堂。百戏盛典作为一个凝聚了智慧和汗水的著名文化品牌应该继续做下去,可以把3年348个剧种的集中亮相作为精彩的开场戏,今后以不同剧种、不同剧目、不同艺术家的组合进行历史性地延续,既服务百姓,也为博物馆提供鲜活内容。戏曲百戏博物馆则以348个剧种的立体资料作为种子,每个剧种都有自己丰厚独特的历史。348个剧种对应的是全国10278个剧团,以剧种为纽带,进行充分的拓展与连接,由点到线、由线到面,定会根深叶茂、源远流长。我们对其未来的丰富性、立体性、独特性、学术性充满着期待。希望戏曲百戏博物馆能成为戏曲艺术的博览园、戏曲人的后花园、市民百姓的游艺园、民族文化的精神家园。

将来,与戏曲百戏博物馆配套的还有昆山意欲打造的中国首个戏曲文化博览园,博物馆只是其主馆。百戏盛典以其史无前例的盛况和巨大辐射力,带动了昆山文化的硬发展。

剧种意识再次觉醒

中国戏曲学会常务副会长赓续华

百戏盛典是关乎戏曲剧种建设的盛举,是为戏曲这棵大树培根的善行。《韩非子解老》中说:柢固则生长;根深则视久。348个剧种3年内悉数亮相,其意义非常。翻翻箱底、数数家珍、晒晒宝贝,在回望传统中知其美,发现不足,增强文化自信与文化自觉,既不妄自菲薄也不妄自尊大,敬畏传统、善待传统。

看了几个省参加百戏盛典的演出剧目,不少剧种特色鲜明,令人长见识、明方向,值得一看。全国的院团长、艺术家应该来开开眼。磨刀不误砍柴工,我们的戏曲创作步子太快了,都快忘记原来长什么样了,有必要坐下来重温经典,找回本色。瞧瞧人家新疆曲子是怎样写现代戏的,人性鲜活、人气旺盛,满场观众笑得合不拢嘴。河北省梆子剧院的优秀保留剧目《钟馗》艺惊四座,思想性、艺术性、价值取向与传统一脉相承,同时又接通了新时代。山西省代表团演出的孝义皮腔《状元与乞丐》、曲沃碗碗腔《三忘卖布》、锣鼓杂戏《铜雀台》、河曲二人台《压糕面》等作品小中见大、妙趣横生,主题意识深藏在故事情节中,让观众在开怀大笑中受到良善的牵引,得到心灵的洗礼。浙江婺剧《白蛇传》的戏票几天前就被抢购一空,观众是奔着它优质的表演进剧场的,观后无不大呼过瘾。

每个剧种都有自己擅长表达的剧目,如京剧之《四郎探母》《贵妃醉酒》《文昭关》《野猪林》,评剧之《秦香莲》《花为媒》《杨三姐告状》《赵锦棠》,越剧之《红楼梦》《梁山伯与祝英台》,豫剧之《朝阳沟》《倒霉大叔的婚事》《程婴救孤》《焦裕禄》以及黄梅戏之《天仙配》《女驸马》等,至于昆曲,则非临川四梦莫属。至今我还未看到哪个剧种演绎的《牡丹亭》能与昆曲平分秋色。尺有所短,寸有所长,没有一个通吃的剧种。我特别点赞评论家王评章的观点:剧种的特点是剧种的生命、存在的理由。一个剧种的剧目建设唯有找到契合剧种气质和演员个性的题材剧目,方可立世。这种剧种意识的觉醒是百戏盛典带来的深刻感受与收获。从业者尤其是主创人员必须强化剧种意识,知晓自家擅长什么。百戏盛典虽然不评奖,但同登一个平台,演出效果的优良高下跃然台上。剧种意识的再次觉醒対于戏曲艺术是培元固本,将产生深远的艺术生产力。当然,剧种意识的增强决非故步自封、拒绝学习借鉴,关键是将所学化为自己的一部分。中国戏曲剧种的发展从来都是互相借鉴,你中有我、我中见你。京剧又称皮黄,就是乱弹之中的翘楚,它的发展壮大就是吸收消化重生的范例,值得研究。

从业者剧种意识的觉醒,还要摆正过节与过日子的关系。过好日子最打紧,日子过得丰腴,天天是节。莫要砸锅卖铁赶集过节,转回家门面对清锅冷灶,得不偿失。一个院团要有看家戏,这是安身立命之本;每个剧团要有吃饭的戏,这是生存活命之道;一个挑班的角儿要有自己的代表剧目。这三方面做到位,所向无敌。

参加了两个年度的百戏盛典,一直在思考,什么样的剧目配得上百戏盛典的演出,该以什么样的作品展现本剧种特色?观演中有时很激动,被艺术个性鲜明的演出所征服,为戏曲的丰富多彩而自豪。有时又为一些审美趣味寡淡的表演而心生怜悯。不容易呀!这一句意味深长、喜忧参半的评价决非赞美。倒是提示从业者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剧种特色根系声腔与表演,声腔里蕴含着风土人情、历史变迁,方言俗语里见人性、见审美、见文化。因此,走上百戏盛典舞台的演出,应该是民族的、地域的、人文的、个性的作品,人无我有、人有我精、人精我美的剧目。汇中国百戏,展戏曲新颜,向经典致敬、向传统借力,无愧于时代、无愧于人民。

剧种本体魅力的展示与对话

福建省艺术研究院原院长、研究员王评章

在今年的百戏盛典活动中,大剧种艺术精湛、实力雄厚,小剧种生动活泼、各具一格,古老剧种底蕴深厚,年轻剧种生机勃勃,就连那些濒危剧种,也都有各自独特的风格姿态。这个中国戏曲史上的空前盛会取得了巨大成就。

百戏盛典的大剧种大戏如山西北路梆子《王宝钏》、婺剧《白蛇传》、闽剧《红裙记》都是本剧种最具代表性的传统剧目,声腔、表演与众不同,具有浓郁的地方特色和本土文化印记。扬剧《百岁挂帅》、河北梆子《钟馗》是上世纪的新编剧目,但都是从剧种艺术深处生长出来的新经典、新传统剧目,积淀着典型的剧种特点和力量,令人过目不忘。折子戏更是特色鲜明,让人应接不暇。如上党落子《灵堂计》、锣鼓杂戏《铜雀台》等,即使有的情节较为简单,却无不古朴厚重,隐隐显现出传统的法度、规矩。例如《白兔记》完全保留了弋阳腔、四平腔的古老特点,一唱众和,由台上乐师一齐接唱、和唱,乐队与《铜雀台》一样,只有锣鼓没有丝弦,有一种粗朴沧桑的风采和韧性。

另一类是乡村生活气息浓郁的折子戏,如曲沃碗碗腔《三忘卖布》、河曲二人台《压糕面》、淮北花鼓戏《王小赶脚》、南昌釆茶戏《秧麦》、民勤小曲戏《下四川》,都以日常生活入戏,狂欢火爆、诙谐幽默,引起观众的共鸣。

百戏盛典的主要目的是呈现剧种本体质朴、本真的形态和生存状况,是一次剧种的展示、交流与对话。年轻演员多也是此次百戏盛典的一大特点。年轻演员的数量是剧种当前生命力、生存状态的重要指标。《百岁挂帅》是个武戏,满台演员都是刚毕业不久的学员,身上功夫过硬。男演员个个身手不凡,两个武旦更是出色,一台戏朝气蓬勃、铿锵作响。婺剧《白蛇传》的3个演员都潜力无限,演青蛇的演员天分极高,唱、做样样好。孝义皮腔的胡氏、宜黄戏的三娘、闽西汉剧的杜氏都年轻而老到,可以独当一面。看到《钟馗》《王宝钏》《红裙记》,更让人心生波澜。演钟馗的演员光彩四射,文戏武戏样样好,尤其是回家进门前后的戏,把判官的酷厉、兄长的溺宠表现得游刃有余,其唱腔似乎点燃了河北梆子的内在生命力,燕赵男儿的铁血柔情蓦然喷发。《王宝钏》中,饰演王宝钏的张彩萍一出场便夺尽全场颜色,大长段的唱腔让人觉得是山西女性命运的集体歌唱,是多少代人集体情感的迸发。《红裙记》的林梦萍唱得地道、有韵味、能够直达剧种深处。她在唱腔上接续了上世纪30年代闽剧的辉煌巅峰,把福州市井女人的普遍命运、遭遇借着剧种声腔和乡音母语作了有韵味、直扑人心的淋漓表达。

唱腔的剧种韵味很大程度在于润腔上。润腔不仅需要经验、才情、灵性,还要有对剧种、地方文化的深切情感。地道的润腔才能把地方剧种细腻地表达出来。很多年轻演员有极佳的声音条件,但把戏唱成了歌,主要是因为缺乏润腔的意识。各剧种剧团应该让最具代表性的艺术家或者最懂剧种的艺人来参加百戏盛典,以尽可能完整、准确的方式展示剧种的本体面貌,剧目、演员都应该在这个平台上心甘情愿地成为剧种的载体、工具。

保存标本传承经典实现创新

沈阳师范大学戏剧艺术学院院长张威

今年的百戏盛典是在2018年演出120个戏曲剧种基础上的续演,112个戏曲剧种的118个剧目,在昆山为戏迷观众奉献了一场饕餮盛宴。该活动也成为专家学者和同行观摩学习、互评互鉴、共谋发展的盛会。这种集中、全面展示现有存活戏曲剧种的壮举开中国戏曲会演之先河,文化和旅游部艺术司、江苏省文化和旅游厅做了一件功在当下、利在千秋的好事。

几天观摩,我深深感受到百戏盛典是保存不可再生戏曲标本的有效措施,也是传承戏曲经典、推动传统艺术创新发展的有效途径。

戏曲研究特别是戏曲表演研究,因缺乏原始影像作为佐证资料,演员对前辈舞台表演的认知大多通过研究者的主观描述和推测想象。但在戏曲先贤的舞台意向世界和精妙绝伦的舞台表演面前,语言往往显得苍白无力。百戏盛典组委会对我国当下现存的348个戏曲剧种的演出剧目、现状进行了真实、全面、系统的影像留存,保留了大量的实例数据,这将是未来中国戏曲研究最为珍贵的资料。

戏曲经典剧目是历代先贤经过长期的舞台实践留存下来的艺术精华。这些经典是前辈留给戏曲后辈的艺术范本,体现着老一辈艺术家的艺术智慧和艺术精神,也成为当下戏曲从业者的艺术标准、努力方向和必修内容。

此次百戏盛典的演出过程中,剧场里喝彩声最高、最能打动观众的就是那些耳熟能详、家喻户晓的范本。会演中较为突出的演员也无一例外选择的是经典传统剧目,他们通过刻苦地临范本、反复地研究范本、用心地消化范本,不断打磨自己,用诚恳的态度和专业的水平向观众呈现经典的味道。时代需要经典,经典即是精神的传承,我们可以借助有形的艺术形式和无形的文化内涵同戏曲前辈沟通,看到他们的身影、了解他们的思想、感受他们的情感和智慧,辨认中国戏曲一步步走来的脚印,通过演绎经典、传播经典来推动戏曲的繁荣发展。

戏曲是角儿的艺术,角儿是舞台的灵魂和核心。戏曲艺术传承和发展的核心是人才,人才队伍的数量、质量和布局是决定戏曲能否可持续发展的关键问题。此次百戏盛典,各个剧种均选派出最具代表性的演员,展示了最具特色的剧目。演出现场明星云集、精彩纷呈,可谓对全国各剧种演员的职业技能、艺术素养、人才布局等方面进行的一次大检阅。通过百戏盛典可以清晰、全面、系统地了解目前剧种的人才队伍建设情况。

编辑:戏剧艺术 本文来源:新剧种要自觉,中华传统戏曲焕发时代光辉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