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祖国和信仰不可辜负,巡行在传奇剧中的小说

时间:2019-10-14 10:02来源:戏剧艺术
上海风暴: 作为资深谍战剧迷的我,居然都不知道海飞。直到最近海飞的书改编成电视剧,并且由当红小鲜肉主演。看到电视台大密度的播放预告片,我才后知后觉的找来这本《麻雀》

  上海风暴:

作为资深谍战剧迷的我,居然都不知道海飞。直到最近海飞的书改编成电视剧,并且由当红小鲜肉主演。看到电视台大密度的播放预告片,我才后知后觉的找来这本《麻雀》准备拜读,看到作者介绍才知道,原来海飞发表过很多小说,还有一部分改编成电视剧,比如《旗袍》、《大西南剿匪记》、《隋唐英雄》等。

  现在海飞的小说《麻雀》的电视剧改编正在进行,他早年的另一个涉及上海的小说《往事纷至沓来》也有望被改编成电视剧。而曾经在《旗袍》中出现的极司菲尔路76号汪伪特工机关,以及沙逊大厦、苏州河、六大埭和八大埭,和提篮桥监狱,都在他的剧本和小说中交替出现。用海飞的话来说,我多么愿意生活在上世纪40年代的上海。即便矫情我也要号啕大哭,为《捕风者》中如花的女人曾经的青春、爱情、理想和无尽的忧伤。

这就是好的谍战书和谍战剧的意义吧。

  烈女侠女的江湖传说及民间传奇

故事很简单,不简单的是情感。眼见着自己的妻子、接头的地下党上级"宰相"在自己的眼前为了不被汉奸抓住而自尽的场景;代表汪伪政权抓捕我党地下党员却发现竟然是自己朝夕相处的三流演员、歌舞厅的交际花李小男。还有他周旋在曾是自己学生的国民党特工徐碧城和汪伪机要室秘书柳美娜之间的情感。这些情节对于陈深是一种浸润,对他日后的行为方式也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接着是小说《捕风者》和《麻雀》,两个小说在尚未刊发的时候,就迅速被影视公司买走了影视改编权。海飞说,在杭州飞往北京的客机上,他虚构了这个叫做《捕风者》的小说。女人苏响从懵懂到明朗,从青涩到成熟,最后成为我党一名地下工作者。海飞说这些于他而言不重要,重要的是苏响一定有丝绸、棉布旗袍,有首饰,有胭脂,有手表,有婀娜的舞姿,以及大把的青春。

饰演李小男的演员的微博

  海飞说他早前创作的《铁面歌女》,是一部情感剧,但情感剧中却穿插着传奇。那是一部略显生涩的作品,也是海飞在初涉创作时期的早期作品。而在他参与创作的《隋唐英雄》中,传奇与情爱被移植到了隋唐年间,金戈铁马的背后,是痴男怨女为爱而无悔的追求。

书名中的"麻雀"不但是一个中共地下党员的代号,还是一种象征。在肃杀的环境下仍然能够成群结队、展翅高飞。就像作者海飞说的那样,"我也愿意是一只麻雀,和所有热血沸腾的年轻的麻雀一样,组成成群结队的青春。它们在上海的空中低空飞行,铺天盖地,最后热闹而孤独的老去。我真愿意是一只有温度的麻雀。”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  海飞现在说得最多的是他的新长篇《回家》,他把这部小说称之为献给抗战老兵的小说。故事发生时间,是在1940年左右。地点在鄞县,但是后期会向绍兴,向萧山,甚至向南通一路迁移。海飞说《回家》是他今年的重要作品,已经被列入了中国作协重点扶植作品和浙江省精品工程,以及国家“十二五”重点图书出版规划。写的是国军和新四军的伤兵想要回家的故事,他们一直想要回家,但是一直没有回得成家。他们因为养伤而逗留在小镇,在小镇上发生了一些日光之下散淡的琐事。但是最后他们卷进了一桩接踵而来的战事,所有的平静被打破,这些普通得隐没在人群中就会消失不见的伤兵,最后在血火中奋起抗击……

可能是海飞自己也觉得让陈深暴露身份后自尽的情节过于残酷,在故事的结尾,又有人使用已经牺牲的"麻雀"的代号与人接头,而这,可能就会是另一个故事了。

  海飞参加中考的时候,在考场上的草稿纸上写过一篇另类调侃考试的作文,结果该门功课被计为零分。从此,十四周岁的海飞开始回家务农。在务农的一段光阴里,他偶尔也会去河里挖沙,卖给建筑工地。一直到十六岁在镇上的开关厂干临时工,因为看到工友去体检当兵,他偷偷地请假跟了去自荐,最后在乡镇人武部长的同意下参加了体检,顺利过关当了武警。退役后在一家工厂里当了保安,后来下放到车间当拉煤工,但海飞心下不甘,开始边拉煤边写文,结果慢慢走上了小说之路。因为在报社谋职的时候,帮朋友改了一个电视剧的其中几集,阴差阳错又变成了编剧。

书的第二部分"捕风者"讲的则是我地下党员在国民党统治时期成长的故事。

  海飞喜欢选择民国年间的上海,特别是孤岛时期的上海。所有的一切都自海飞编剧的电视剧《旗袍》开始,当年谍战大戏《旗袍》创下了七家卫视同播纪录。接下来他写下了以民国第一杀手王亚樵为原型的电视剧《旗袍,旗袍》,故事发生地仍然是在上海。两剧的高收视率,让海飞看到了传奇剧潜藏着的巨大市场。

作品不光多,质量还上乘。比如曾著有《暗算》、《风声》的著名作家麦家就评价说:“写谍战的小说,这篇《麻雀》的味道最好。种种迹象表明,海飞的写作进入了天才期。他冲到哪个高度我都不会惊奇。”诚然,在目前的大环境下,谍战小说、谍战剧比比皆是,但是数量多容易流于滥,甚至还有“裤裆藏雷”等“惊人”情节。

  刀光剑影和暗战、女性构建的城市传奇

总之,这本书与以前的谍战书不完全相同。全书的心理描写非常多,而这正是显示了斗争的复杂性和残酷性。没有人想死,而看到自己的妻子、自己的战友慨然赴死,联想到自己的处境,心中会产生何等的悲壮,对于读者又会有怎样的震撼。

  枪炮硝烟和金戈铁马背后的爱情传奇

但是《麻雀》却不流于这些雷人故事和情节,甚至情节还很简单。这本书其实有两篇小说,名字分别是“麻雀”和“捕风者”。电视剧改编的只是其中的一个故事“麻雀”。主角是一个代号“病人”的潜伏地下党员陈深,他的公开身份是汪伪政权下原国民党员投靠过来的特工总部下属的直属行动队的一名特工。平时以爱逛歌舞厅、爱贪小便宜的行为和性格作为掩护。陈深在静默了两年后被我党特工"麻雀"重新启用,要求尽快拿到特工总部机要室内存放的汪伪清乡计划实施以后、打击新四军的“归零”作战计划。全书的故事就是围绕陈深在拿到"归零"计划的过程中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展开的。

  海飞说他正在运作的是一个女子为复仇而经历的民间传奇,时间跨度为民国元年至民国二十年。他没有说此剧的剧名,而是津津乐道地说起刚刚开始有的一个构思《义字当头》。海飞开始储备故事,变得不急不缓,电视剧写累了就写一个小说,小说完成了又写一个剧本。海飞的小说产量保持在一年一个中篇的量,长篇小说则是三年一部。海飞对这样的创作量较为认同,而他创作的小说,也几乎每一部都迅速地被买走影视改编版权。

  海飞的个人生活史没有特别大的起落,但仍然充满着各种传奇。而他所钟爱的传奇剧,更让他在文字生涯中游刃有余地将恩怨情仇通过屏幕和图书传递开来。

  这位大厨不仅见证了汪伪、军统和共产党地下交通站三方在孤岛时期的上海暗战以及随后的国共内战,还见证了风云变幻中一个家族的溃败,同时也经历了兄弟相煎,亲情成仇,友情相悖,爱情背道而驰,最终成为最孤独的革命者。延安,一个温暖而令人百感交集的字眼,心向往之,却一生未能成行……

编辑:戏剧艺术 本文来源:唯祖国和信仰不可辜负,巡行在传奇剧中的小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