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个民营公司家如何经营闽西采茶戏,民资注入

时间:2019-10-07 00:18来源:戏剧艺术
一个民营企业家如何经营越剧 ——浙江泓影常山越剧团的启示 导演金锁媛(右二)从杭州来到常山县指导常山越剧团演员排戏。新华社记者 金良快摄 今年5月的每个周末,浙江衢州市

一个民营企业家如何经营越剧

图片 1

——浙江泓影常山越剧团的启示

导演金锁媛(右二)从杭州来到常山县指导常山越剧团演员排戏。新华社记者 金良快摄

图片 2

  今年5月的每个周末,浙江衢州市常山越剧团都会在当地举办专场演出。这是解散了27年的原班人马再次聚首演出。每场演出,演员们都百感交集、倍感珍惜。从青春年少到两鬓斑白,演员们的身段不再轻盈、面容不再年轻,但有的,是对越剧的一腔热爱、对舞台的无比认真。

越剧《清简樊莹》目前已在衢州市及各区县共演出60余场,收获良好反响。 李 啸 摄

  让专业越剧团起死回生,让越剧在衢州再次唱响的背后是民资的注入。民营企业家为什么要办剧团?地方戏在民营资本的运营下怎么发展?记者来到衢州,一探究竟。

  “玩着玩着就玩进去了。”周志胜这样形容自己做越剧团的过程。看起来精力旺盛的他,是在浙江常山县从事制造业的商人,但现在也做起了文化产业,作为浙江泓影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董事长,他把很多精力放在了经营浙江泓影常山越剧团上。周志胜热爱音乐,玩过摇滚,“因为小地方摇滚玩不起来”,后来改玩民乐,于是结识了一批当地的越剧艺术家,最终有了今天的浙江泓影常山越剧团。直到去年该团成立前,常山县已经将近30年没有越剧团了。

  ——编者

  因为一部戏重聚的集体

  从解散到重聚

  泓影山庄在常山县城,依山傍水,环境清幽,是周志胜的泓影公司所在地。他称自己是个文化领域的“新兵”。上世纪50年代起,这里曾有个常山县越剧团,驰名全省,出过梁燕燕、赵碧云、吕金枝等浙江省一代越剧名伶,被誉为浙西越剧小百花。1987年,该团因为难以维持收支平衡宣告解散。2012年,原常山县越剧团87岁的老艺术家叶文华根据明代常山籍清官樊莹的历史故事,编写了越剧《清简樊莹》的剧本。起初是找了一个业余剧团来演,周志胜坐在台下看着,“感到很难过。这么好的一部作品,业余剧团能呈现的很有限”。

  “为了近30年的等待,老团员从全国各地赶回来”

  周志胜决定自己拿出50万元,把这部越剧好好排出来。原常山县越剧团的人马被重新召集回来。“大家都很踊跃,分布到全国各地的都回来了,一下子来了四五十个人。”他回忆,“有人还为此辞了职。”这个因为一部戏重聚的集体,成功演出了《清简樊莹》。演完大家都哭了,对下一步怎么办感到茫然。周志胜拍了板:“这个团不能解散,只要我有能力,就把这个团办下去。”2013年,他成立了浙江泓影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常山越剧团也就此恢复。

  5月29日,浙江省衢州市常山县泓影山庄的周末剧场如约开场,廉政题材越剧《清官樊莹》吸引了不少乡亲前来观看。在演出现场,不大的剧场,却有着规范的舞台;并不奢华的舞美,却处处体现专业用心;不算年轻的演员们,唱念做打、一招一式,都一丝不苟。

  《清简樊莹》截至目前已在衢州市及各区县共演出60余场,收获良好反响。周志胜起初对越剧“不是很懂”,做戏的过程就是学习的过程,“从道具到舞美,学着干,逐步变成一个后勤总管”。这部戏的演出过程中,他跟老艺术家们深度接触,从他们身上感受到了一种难能可贵的东西。“这可能也是我们这个时代很需要的东西:执著和梦想。”周志胜说。

  演员们来自浙江泓影·常山越剧团,这是常山县越剧团的原班底时隔27年后,再一次聚首演出。

  民营剧团的旺盛生命力

  常山越剧团前身为常山县越剧团,成立于20世纪50年代,以女子越剧演现代剧而驰名全省,尤以花旦力量雄厚而著称,花旦梁燕燕、赵碧云、吕金枝为浙江越剧界一代名伶。剧团先后招收了9批学员达百余人,演出大、中型剧目近百个,小戏60多个,被誉为“浙西越剧小百花”。

  在浙江这片民营经济发达的土地上,多年在这个领域打拼的周志胜深刻感受到民营企业能够迸发出的旺盛生命力。他身边很多做企业的朋友,不理解他的做法,有时候会说他:“你这个神经病,好好的干吗要去搞个越剧团?”周志胜心里是有底的:“文化产业还是很有前景的。”他看到了民营资本注入文化产业后,会焕发出的勃勃生机。

  然而随着文化活动的日益多元,人们的文化消费习惯也发生了变化,剧团演出上座率日趋下降,收支失衡。1987年6月,常山县越剧团宣告撤销,剧团的团员们也各自散去。

  剧团成立近一年来,周志胜已明显感觉到民营剧团相比国有院团具有的优势。“我们呈现出的效率,是一般国有院团无法比拟的。”他说,“成立一年不到,我们已经排了3部大戏,这在很多国有院团是不敢想象的。”民营企业在管理体制上的高效快捷,会节省很多时间和资金。周志胜举例,比如一部戏的编剧和导演,泓影常山越剧团一个上午就能定下来,但在大的国有院团,程序会非常复杂。

  直到去年,一个偶然的机会给越剧团再次组建提供了契机。一次聊天时,原常山县越剧团团长陈荣山对浙江常山金雄有限公司董事长周志胜提到,他们剧团老团员观看杭州某越剧团的《清官樊莹》时,不少人都在感叹:要是这出戏由他们来演,那该多好啊!周志胜当即表态,如果真的能重新组织原常山县越剧团人员排演,他愿意提供经费资助。

  工作效率的高效,会体现在做一部戏的各个环节,比如有部戏他们买不到合适的道具,就决定自己做,上午开始做,晚上就完工了。人力资源也会得到最充分的运用,在《清简樊莹》中,周志胜自己还兼灯光管理。“这在国有院团里,也是做不到的,在那里领导就是领导,团长就是团长,只能各司其职。”今年,泓影常山越剧团至少有4部新戏面世。效率提上去了,成本就能降下来。周志胜介绍,在投资上,剧团每分钱都是抠着花,他们做一部戏的成本只有国有院团的30%。

  “当时离剧团解散时隔26年,团员分散在全国各地,从事各行各业,要把这么多人召集起来很难。”陈荣山说。可是在陈荣山发出邀请后,昔日的团员们纷纷放下手中的事情,从全国各地赶来。

  农村市场潜力巨大

  在常山文化馆负责县志编辑工作的原常山县越剧团副团长叶文华担任了编剧;已经75岁的导演金锁媛听到召唤,二话不说就从杭州赶来;在一家企业当会计的原常山县越剧团的当家小生姜新花,辞去工作专心排练……

  在剧目制作上,周志胜走的是民营剧团专业化和精品化的路子。编剧和导演,都邀请国家一级的,音响设备、器乐、服装,也都用最好的。观众的评价是最好的检验标准。周志胜介绍,“周边几个村60岁以上的老党员,看了《清简樊莹》后,评价非常高,就是因为我们在品质上抓得牢。”

  经过主创对剧本20次的修改和演员的反复排练,2013年底,新编剧《清官樊莹》一经推出,就获得了观众的喜爱和欢迎。首演结束后,在观众热烈的掌声和演员们激动的泪水的感染下,听着越剧长大的周志胜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将常山唯一的越剧团办下去。

  只要是好作品,就会有市场。周志胜深谙此理。这近一年的演出经历,使他看到了农村市场的巨大潜力。作为浙江的一大剧种,农村50岁以上的人是越剧的最主要受众群。特别是在多年没有越剧唱响的浙西,常山越剧团的再度归来,用周志胜的话说:“唤起了一大批人积压了30多年的热情。”

  从玩票到事业

  这几年浙江农村经济发展很快,老百姓有钱了。今年正月里剧团下乡演出后,很多老板打电话给周志胜,咨询剧团的演出价格。周志胜回复他们:“我们剧团价格比较高,你们请业余剧团一般几千块一场,我们得一两万。”对方的回答也不迟疑:“只要你们演得好,价格不是问题。”就是从这句话中,他嗅到了商机,而且知道自己精品化的路子走对了,“真正的好作品,绝对能卖好价钱”。

  “我想要把更多的快乐、更多的文化产品传递下去”

编辑:戏剧艺术 本文来源:八个民营公司家如何经营闽西采茶戏,民资注入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