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笔书法家费新我,左腕如山

时间:2019-09-23 11:41来源: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左腕如山——纪念费新我先生诞辰一百一十周年 时间:2013年12月13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张亚萌 陕西民歌 费新我 “天真烂漫郑板桥,新翁继响笔萧萧。天惊石破西园后,左腕

左腕如山——纪念费新我先生诞辰一百一十周年

时间:2013年12月13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张亚萌

图片 1

陕西民歌 费新我

  “天真烂漫郑板桥,新翁继响笔萧萧。天惊石破西园后,左腕如山不可摇。”以郑板桥和高凤翰作例,当年启功先生移赞费公新我左笔书“古朴潇洒,至可宝也”。

  费公去世廿又一年,近日,纪念费新我诞辰110周年系列活动相继在北京、东京等地举办,费新我和他的书法所形成的“费新我现象”,又在当今书坛被热议——他并非出身传统意义上的书法门派,惟其如此,却能够自由出入碑帖,挑战成规,为天下先。费老从美术转入书法,更多关注书法作品的整体效果和视觉冲击力,更为重要的是,他敢于向命运抗争,中年变法,以左笔代右臂的壮志,亦是中国书家自强不息的生动写照。正如中国书协主席张海所言,缅怀费老,研究费老,一方面是为了总结其成功经验,弘扬书法思想的精髓,另一方面则是为了后人能够传承薪火,从中汲取有益的营养,为中国书法艺术的繁荣与发展不断作出新的贡献。

  左枯右秀

  费新我1903年生于浙江湖州双林镇,原名费斯恩,16岁远赴上海,在一家商号当学徒,学成满师,成为账房先生之时,32岁的他毅然弃商从艺。据理论家吴振峰描述,早年费新我的右手书法承袭帖学,气息流荡,从容沉静,充满儒雅平和的审美样式。而在他成为江苏省国画院专职画师后不久,1958年3月,右腕关节结核发作,虽经上海、南京多家医院诊疗却未能痊愈,导致右手病废。在经历痛苦与失落后,高凤翰“一臂思扛鼎”的精神鼓舞着他,启发了他“命左将军克绍右业”的想法——“新我”历程从此开启。

  “碑帖融合一路的费新我,在左笔后又在写经、汉简、瓦当上有深入研究,以画意入书展现出横粗竖细的新字风貌。”江苏省文联党组副书记、副主席杨企鹏说。“如果与郑遂昌、高凤翰等以左笔著称的书法名家相比,费新我的左笔书法极有特点且开创新风。左右对比,一改早期的顺正熟巧为逆生拙奇的艺术效果。”评论家胡湛认为。评论家叶鹏飞指出,左手研书,费新我经过艰辛的师古而化的过程,技巧上、结体上、布白上、气韵上都达到了艺术的高度,他的结字有一股向四周辐射的张力,不论是结构扁的、长的、方的,多能左右舒展、上下放纵,又能在纵横中见端凝、伸张中见规范。

  陕西民歌《我来了》是费新我的代表作之一,评论家朱以撒认为,行草书易于写得腻滑,笔墨飞动却蓄不住;而费新我以左手作书,控制超过了发挥,线条的制约特别有效。这种“涩感”,让人们在读费新我的书法作品时,常常会有一种陌生的美感升起,“左书是一种开始,并非右手的延续,最终以美感的迥异而立于书林”。又如费新我的8米长卷苏轼《赤壁赋》,抑扬顿挫中极具节奏感,喜取逆势,奇拙互生,运笔快而不滑、迟而不滞,跌宕多姿,使转自如,具有下笔随意、章法美观、挺拔雄健、凝炼遒劲的特点。

  不断新我

  就似乎在预言其日后的改弦更张,1929年,费新我以字“省吾”的谐音改字“新我”。病后,他“右手不行了,为什么不用左手”的自问,亦是“新我”的肺腑之言。

  “试着用左手运笔,先作画,觉得很难胜任。练字,起初好像亦难。但立下志愿,知难而上,专攻书法,不管有无前途,都认真尽力地干下去。”费新我以其多年学画习书的经验,为自己制定了详细的书法学习计划,注重安排临习碑帖的合理与相得益彰,注重学习的方法与步骤,经过两年多的左手操练,终于写得有模有样了。为了不断提高自己的技法与艺境,他一下制定了10年学书的进程表。“改变右顺左逆的书写习惯,不仅是生理的,更是心理审美结构的新生。”吴振峰认为,这种“半路上较劲”的品格,是审美结构需要的重构与新生。

  在“习书”的过程中,费新我得到很多同道挚友的批评,绝大部分尖锐而深刻,他听了,如同经受了迎头棒喝,震惊之余,决定改变。为了防止“油滑”、过分“流利”,他开始临习沈曾植,研究《爨宝子》,细细体会傅山“宁拙毋巧”的道理,苦心孤诣,博采约取,终成一代名家。评论家黄君认为,一位书法家个性风格的形成,往往不是简单的,像费新我这样既面临机体的挑战,又同时面临审美习惯和思想认识上的挑战,最后取得成功的例子,历来都少见。

  一改左手行书多为杂耍的惯例,费新我之书超越了左手书的一般姿态,从此形成了自觉、积极的审美思维,发现了个人创造的主动性。朱以撒认为,这种非常态的书写,无可追溯——沙孟海可以追溯到吴昌硕,萧娴可以追溯到康有为,弘一法师可以追溯到北魏,而唯有费新我,有魅力、可回味,建立了没有同行人、不可参照、不可重复的道路。或许就如他《六我辞》里讲的:“俯仰古今,未尝有我;拈毫走笔,岂可无我?创意开窍,生发自我;敬业乐群,还期忘我;旧地重临,犹见故我;岁月如流,不断新我。”

  

相关链接

费新我诞辰110周年赴日回顾展拉开帷幕

  为期一周的费新我诞辰110周年赴日回顾展,于12月9日在日本东京中日友好会馆美术馆拉开帷幕。此次展览共展出费新我生前书法艺术精品力作37件,主要是从费新我家属、弟子、张海艺术馆等处定向征集,并由西泠印社集团组织相关专家根据办展场地、作品艺术价值等进行甄选所得。作品内容上除古典诗词外不乏自作诗句,形式上真草隶篆各体皆备。

  2013年是西泠印社创建110周年,同时也是已故社员费新我诞辰110周年。在此机缘下,由西泠印社联合中国书协、日本谦慎书道会共同主办,西泠印社集团策划承办的费新我诞辰110周年赴日回顾展等系列纪念活动,既是对费新我卓越艺术成就的深切缅怀,对其艺术价值的一次深度挖掘,同时也是西泠印社集团增强与西泠印社在日社员的联系,进一步推进中日两国之间文化艺术交流的一次有益探索。

  (余 文)

走近古镇双林“庆苑公园”,但见“费廊”和“新我亭”交相辉映,令人观注。它们是由香港爱国同胞沈炳麟先生捐资建造,旨在纪念已故著名书法家费新我。 费新我(1903—1992),名醒吾,字立千,立斋。湖州双林人。他是用左腕运笔而名闻遐而的当代著名书法家。 立志在书画 费新我15岁时到上海一家商号任典当帐房,他从小爱书画,用一种“小大由之”的湖笔练字。这种笔有明显的“软性”,大小楷都可以写,空余时,他临行书《梅茬诗帖》,尔后,临写颜真卿《大麻仙姑山仙坛记》及苏东坡《醉翁亭记》。25岁那年,费新我读了《书法正宗》一书,大受教益,对书法有了较系统的认识。31岁时,决意搞书画艺术,他把名字“省吾”改为“新我”,不顾一切,舍弃了帐房先生的工作,潜心学习书画艺术。 1937年,日寇进犯,上海沧陷,举家逃到苏州。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在苏州,他买了些旧书、旧碑帖,重新临写字帖。 解放后,费新我进入了艺术的春天。在进江苏国画院前后,他陆续编写了《怎样画毛笔画》等书。以后,临摹吴道子《天王送子图》,费晓楼《百美图》长卷及任伯年大幅人物画等。其间,他创作的《刺绣图》荣获文化部大奖。1956年,他到内蒙体验生活,回苏州后用7个多月时间完成了国画《草原图》长卷,生动展现了辽阔草原一派欣欣向荣、朝气逢勃景象。著名画家丰子恺为此画著文,赞扬它是内蒙古的《清明上河图》。由于艺术的成就,费新我54岁时进江苏国画院,成为专业画家。 以左笔书法名世 “石如飞白木如籀,写竹还于八法通。”中国画的特点,就是用书法的笔意写出对象的生机和情趣。前人工画者均善书。传说唐代的吴道子由于学习了书法家张旭的笔法才成为千古画圣。费新我深悟“书画同源”的道理,在勤奋习画的同时继续在书法上下苦功。习楷书从颜真卿入手,然后北朝碑版,摩崖石刻,汉录、秦篆无不揣摩临习,行草书则对王羲之、王献之父子,孙过庭《书谱》、李邕《云麾将军碑》等下力尤勤。 然而,在他56岁时,正当作为一个艺术家功力已深、大有作为之时,忽然祸从天降,他赖以挥毫的右手突患结核性腕关节炎。医生诊断,恢复无望。一个书画家,不能运笔,岂非等于艺术生命的终结。但是他不甘心听凭于命运的安排。他尝试、探索改用左手。他曾经回忆当时的情景说:“试着用左手运笔,先作画,觉得很难胜任。练字,开初好像亦难。但立下志愿,知难而上,专攻书法,不管它有无前途,认真尽力地干下去。” 使惯右手的人改用左手,困难是可想而知的。执笔亦求指实掌虚、掌竖腕平、悬腕悬肘。一切从头开始,从画平坚直、点画撇捺练起,求起笔藏锋,运笔中锋……。稍感自如,然后再在前入墨迹中求准绳找规矩。还是从溯二爨,龙门二十品,郑道昭《云峰山刻石》,以及《瘗鹤铭》、《经石峪》等,行草书临颜书《争座位》、《祭侄稿》,又兼习章草,并留意秦汉竹、木简,及近代杨沂孙写的《说文部首》、吴昌硕的《石鼓文》等都曾揣摩临习。 左腕运笔,势逆笔反,与右手相较,反增添了一种奇拙的韵味。但由于运行生涩,又易产生霸悍之气,他就专门挑选了唐玄宗《脊鸟令鸟颂》临习,取其温润圆浑,以舍弃自己笔下的粗犷不羁。 无论临碑临帖,他主张要认真临摹,临其意、摹其形,最后必须“得意而忘形”,不受一家体所囿。既专工又博学,融会贯通,把前人的精髓化入自己的作品中去,才能达到“自可背羲献而无失,违钟张而尚工。” 他曾经是一位有成就的画家,虽弃画习书,但画家的灵感仍蕴育心胸。他认为书法艺术并非单纯的文字组合,书法的多样化与文字的规范化是不能等同的。书法作为一门艺术,应该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有所创新和突破。因此,他不断探索书体形式和文字内容之间的艺术统一。对书法中的分行布白、参差避让、浓淡枯湿,甚至落款钤印,力求与文字内容相协调。 1981年初夏,费新我去莫干山,应主人之邀书写陈毅同志《莫干山纪游诗》留念,“莫干好,大雾常弥天,时晴时雨浑难定……”费新我笔醮清水再舔焦墨,然后信笔捷书、一气呵成。整幅作品浓淡滋润,自然晕化,字里行间仿佛被顷注入莫干山沁人心肺的雨雾之气,读之恍若盛暑顿消。 1982年1月底,费新我应邀去日本东京、大阪两地举办个人书展,并由他向日本同行作书法艺术的学术讲座。费新我畅谈了自己在艺术创作上的见解、体会和心得。听者反应热烈,日本著名书法家村上三岛即席发表讲话,高度评价他的书法艺术才能。并称誉说:“费新我先生不仅是一个艺术家,而且是一个哲学家,是一个有志之士。” 1984年去美国观摩西方画艺,与华裔美术家们交流汉字书法经验。至1988年间,他多次在郑州、南京、北京、上海、杭州、苏州等地举办个人书法展。 费新我把毕生精力奉献于书画艺术。曾担任过中国书协理事,江苏省书协分会副主席、湖州书画院名誉院长等职,是一位造诣很深的著名左笔书法家。他的书画俱精,其隶法古拙朴茂,楷书敦厚,行草不受前人羁绊,参以画意,有强烈的节奏感和音乐感。中国书协主席启功先生曾赋诗道:“秀逸天成郑遂昌,胶西金铁共林翔,新翁左臂新生面,单势分情韵更长。”费新我的书法艺术还博得国外的赞誉。日本首相田中角荣将他的墨宝作为珍品收藏于国家博物馆。美国总统卡特见了他的书法艺术爱不释手,收藏于卡特博物馆内。1991年8月,费新我88岁时,又受新加坡中华书学协会评议委员会的邀请,去新加坡讲学和举办“八八书法展”,受到热烈隆重的欢迎。

编辑: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本文来源:左笔书法家费新我,左腕如山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