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南作风,陈永锵莫各伯诗书画联合展览会

时间:2019-07-29 23:49来源: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陈永锵:木棉·岭南风骨 时间:2012年03月09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 龙年伊始,春暖花开,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央委员会、中共广东省委宣传部、中国美术家协

陈永锵:木棉·岭南风骨

时间:2012年03月09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

  龙年伊始,春暖花开,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央委员会、中共广东省委宣传部、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中国美术馆联手主办的“木棉·岭南风骨——陈永锵专题作品展”于3月3日至3月11日在北京中国美术馆展出。三月正春风,英雄花绽放京华,这也是画家在相隔9年后再次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办的个人画展。

  现任岭南画派纪念馆馆长的陈永锵,是生于斯长于斯的岭南人,热爱岭南这方热土,一生钟情于木棉。在这位艺术家的生命里,木棉有着无可替代的特殊地位,因而其笔下的木棉,中正刚直,鲜活饱满,洋溢着一股浩然正气。更难能可贵的,是其笔下的“木棉”已从单纯意义的对“树”与“花”的描绘,升华为对“生命”与“精神”这一宏大永恒主题的思索和礼赞。在前人的作品中,还没有过像陈永锵那样如此深刻地、人格化地刻画木棉。

  陈永锵今天笔下的木棉,摈弃了传统花鸟画的表达程式,首先在纵轴立意,巨大的树干一柱擎天,堂正庄重。通过对树干反复的勾勒皴擦,既体现物象本身的物理特性,也升华至内心世界的精神表述;其次是横向取势,利用虬龙般的横枝,结成繁复的网络,既舒展傲岸不驯的张狂,又洋溢高贵堂皇的王者气概;进而利用中锋线条双钩写花,方势折角,交代出丛丛簇簇或含苞或盛放的花朵,“覆之如铃仰如爵,赤瓣熊熊星有角”,饱满有骨气,鲜艳不娇柔,神韵独具。在陈永锵的木棉作品中常可看到一枚“岭南风骨”的朱文印章,可当是这岭南文化与精神中既开放包容,又有所坚守的图腾符号的最佳概括。

  强调对现实生活的感受,主张“为人生而艺术”,是陈永锵花鸟新风格的逻辑起点。正因如此,他的花鸟画仿佛是从沃野中蓬勃生长出来,充满泥土气息和强劲的生命力,有评论称陈永锵花鸟新风格为“大花鸟”,其义深刻浑厚,可简括为廓大的题材、充沛的生命意识、雄浑的气象、雕塑般的造型与霸悍强劲的笔墨等众多方面。

  对于陈永锵来说,花鸟的生命意识即主体的人格精神,在“讴歌生命”意识中深蕴着人格理想诉求——感恩于大地乡土的情感、朴实的平民性和复归自然的意识,而这正是陈永锵作品气象博大、风格朴厚、境界雄浑的根本来源,它一改花鸟画雅致婉约的气息,为岭南画坛注入了沉雄逸迈之风。更令人注目的,是陈永锵的笔墨与色彩,引书法金石味和山水画的墨法、皴法入花鸟画,成为陈永锵笔墨的一大特色。

  在2012年新春,中共广东省委、省政府鼓励广东文艺界“做传播先进网络文化的阳光‘达人’和快乐‘潮人’,为广东社会发展增添生机和活力”。陈永锵以“木棉”这单一母题,在京举办一个独特的、既丰富又庄严的个展,不但是为大自然植物中的“英雄”造像,也是为画家自己乃至广大市民心目中的“英雄”造像,正是在岭南这方热土上“阳光”和“快乐”的放飞,正是这热土上“生机”与“活力”的最佳体现。(周少一)

图片 1  陈永锵广东南海西樵人,1948年生于广州,1981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国画系研究生班,获文学硕士学位。

    现为岭南画派纪念馆馆长、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创作研究员、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中国画学会常务理事、民进中央开明画院副院长、广州开明画院院长、广东樵山书院院长、广州美术学院客座教授,国家一级美术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优秀专家。

    1973年以来,作品历次入选全国美展,80多次在国内外举办个人画展。代表作品入编《中国当代美术全集》。由人民美术出版社、岭南美术出版社等出版画册29本、文集4本、诗集2本,作品被中国美术馆、浙江美术馆、上海美术馆、黑龙江美术馆、陕西历史博物馆、广东美术馆、广州艺术博物院、深圳关山月美术馆及国务院办公厅、人民大会堂、中南海、广州白云机场、广州白云国际会议中心等机构收藏。

  不妨低处是前程

  ——广东花鸟画创作的一种路向的思考和漫议

  □陈永锵

  对于水来说,往低流乃至无孔不入的渗透,绝不是代表消极,而是进取。岭南画派创始人之一的陈树人,在其咏瀑布的诗中说:“不妨低处是前程”,便是以水的低流特性隐喻自己弃官从艺的志趣。

  广东人,向被世人认为是“敢为天下先”者。事实上,在中国的历史,尤其是在中国的近代史、当代史中,总少不了出类拔萃的广东人。然而,这里的“先”与上述的“低流”并不相悖。先向低处流,也未失其为先。更何况,水之向低流,倒绝非凭空唱高调,而是贴近现实,贴紧真理的一种顺应自然规律的务实精神与行为。

  中国的花鸟画,发端于中国先民与大自然和睦相处并由此而生的情感,以及表现这种情感的需要。花鸟画独立成形于晋而成熟于宋,宋院的工笔花鸟画,可以说是一个中国绘画史上的高峰。臻迹问道,我们可以看到,其中有成就的花鸟画家,无一不是热爱大自然,欣赏自然美的人。及至明清,文人画的出现和发展,使花鸟画逐步淡出描写对象的自然美,而将绘画中的笔墨美加以强化,进而推崇画家的个性美。这当然是中国绘画的一种进步,然而,这只是进步的“一种”,而不是唯一的或全部的进步。况且,强化笔墨本身的独立审美功能,虽然是艺术性的高度体现,然而“高处不胜寒”。在巍巍高处,不是任何人都能企及和呆下去的。艺术上的孤高,只有非凡的大师们才能受用。不过,艺术,从来都不是大师们的专利;艺术,也不是竟争孤高的游戏。艺术,始终都属于大众,体现人的价值和大多数人的审美取向。

  艺术对于人类的最大功能,我以为不是造就些大师供人崇拜,而是让人类在与艺术的亲近中,使心灵在现实世界的无奈与困惑中得到自由、亢奋和慰藉。

  绘画创作过程的一大特点,就是独立思考、独立操作、独立完成。在这个过程中,可以说与“团队精神”无直接关联。一个画家的使命,就是将每一幅画倾心画好。

  我是画花鸟画的一个地道的广州人。在我的创作过程中,根本丝毫没有想到要在创作中表现“广州人精神”、“广东特点”和“岭南特色”。然而,广州人务实和豁达随和的共性与特性,却必然自然而然地作用于我的价值观、艺术观以至影响到我的表述方法。也许,这是我的“悲哀”,但我却丝毫未感到这是悲哀,倒是乐意从容如此“不妨低处是前程”的走自己的路。我想,这还会是真诚走向民众的艺术之路。

  广东,四季如春,美丽富饶,使我由衷热爱和自豪。这里有我舍弃不掉的人情,有我看不完画不够的自然美。而且,这一切都比我的“梦想”充实、丰富而亲切!为了身心的健康,真情的发抒,我无须为了刻意印证各种理论而削足就履地画画。广东人的“敢为天下先”也不是为了跻身人前的为先而先,而是出于一种直面现实的生存与发展的实际需要。因而,我想:广东的花鸟画创作是不是可以有这样的一个路向——在我们自己身边富饶的大自然资源中,澄怀静观,从而在“天人合一”的和谐中,获得博大的人生感悟和深刻的艺术的启迪,进而真实地、本质地表现心中丰厚的美感。“外师造化,中得心源”,乎合中国人的普遍审美理想。这样,既非“自然主义”的,也非泥古而不化的,更不是为这思潮那思潮所左右的,而是贴近直指心灵的东方艺术思想的精髓,创作中依然有着艺术家自己鲜明的个性美。

  老子说:“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道德经》)我不守旧,但从不敢轻言“创新”。“道法自然”,我愿意效水——“不妨低处是前程”。

  我们所处的是一个多元共处的开放时代,“条条大道通罗马”。更何况,绘画事实上是很“个人”的事,我无意,也无能“登高而呼”“指点江山”。以上,仅仅是我个人对广东花鸟画创作的多种路向的其中一种的思考和漫议。此番道来,也只是旨在与同好交流而已。

  木棉赋

  家山南海,岭峤之胜;司于炎帝,热土天成。

  吾粤神秀,四时欣荣;郁葱苍莽,华实蔽野。

  故余以岭南人而自豪,殊感天地之恩德!

  家山有树,素称木棉;拔地参天,十丈伟焉。

  色正体直兮堪栋梁,肆态纵横兮若游龙。

  仰花垂枝,倜傥而无轻薄状;自强不息,豪雄而不践群芳。

  炎则绿荫消夏,冷则金甲抗寒。

  俯仰天地,荡肝肠而不竞春早;酡醉三春,解征衣而更显豪强。

  赤帜高标,列阵焚天煮云,干霄之成红宇;

  突兀奇姿,峥嵘率性放意,漫舞而若火龙。

  天磨人妒,花不觉而自持;功名利禄,树无知而郑重。

  如是嘉木,能不称英之雄乎?!噫嘻!余观乎家山木棉,张驰有度,刚柔兼济,性火而不暴。

  入药济世,能克鸦片之荼毒;能衣可枕,裨益苍生之德高。

  花谢落朵兮而不飘零,归根依土之掷地有声;絮飞携籽兮而不固执,随缘信马之繁衍由天。

  善哉木棉,吾之师也。余仰止于木棉,屡寄情于笔墨,以歌其风骨,亦正吾心,旨其远,思其长。能不仰家山高树木棉乎!

  陈永锵

  2012年2月1日

图片 2

南天一偶125×125cm2010年

  

图片 3

  岭南风骨280×180cm2012年

  

图片 4

  南天三月舞丹龙97×181cm2011年

  

图片 5

  三月正春风125×125cm2010年

  

图片 6

  浓须大面浩英雄125×125cm2010年

  

图片 7

虎跃龙腾138×69cm×52011年

  

图片 8

  丹龙180×97cm2009年

  

图片 9

  木棉六屏152×42cm×62008年

  

图片 10

  木棉花歌249×126cm×32011年

  

图片 11

岭南花60×40cm

  

图片 12

  浩气如虹246×123cm2001年

  

图片 13

  豪气干云123×246cm2003年

  

图片 14

  雄镇南疆123×246cm1999年

  

图片 15

  雄姿英发一树擎天192×630cm2006年

  

图片 16

  岭南三月木棉红68×136cm2001年

陈永锵莫各伯诗书画联展“诗情画意”

时间:2014年12月11日来源:中国文艺网作者:资良

  12月13日至18日,陈永锵、莫各伯联手在广东省文联艺术馆举办诗书画联展。此次联展由广东省文联、广州市文联、广东人文艺术研究会、广东国画学会主办,广东省文联艺术馆、《书画评鉴》编辑部协办,展出陈永锵、莫各伯自选诗、书、画作品各50余幅,合作作品10余幅。这些作品题材丰富、形式多样,体现了作者深厚的艺术功力、文化素养和艺术修为。

  陈永锵,现为中国画学会副会长、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创作研究员、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民进中央开明画院副院长、岭南画派纪念馆名誉馆长、广州美术学院客座教授、国家一级美术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他是当代花鸟画最重要的代表性画家,小品精炼规范,大画凝重沉郁、气象万千是陈永锵的艺术特点,他力图在水墨渲染、线条书写的技法中表现自我胸中意韵,在移情中抵达物我两忘之境。

  莫各伯,广东省文联艺术馆首任馆长,现为《书画评鉴》总编辑、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广东省书法家协会第二届常务理事、广东省美术家协会理事、广东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馆员、广州市国画协会常务副会长。他在诗、书、画、印、琴、雕刻等诸多方面都有深入研究,吸收古代元素却并非食古不化,画作中的树、石头、环境等都有所创新,很有个性。

  陈永锵、莫各伯两人都是诗、书、画精通的全才,能够将三方面恰到好处地融为一体,达到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至美境界,并曾分别在省、市文联任职,这次合作是一场不可多得、别具风味的饕餮盛宴。在两幅合作的《莲鱼图》中,莫各伯为陈永锵画鱼题诗:“应有寒潭避钓舟,逍遥世外最优悠。风波多在高层起,只向无人水底游。”陈永锵又步韵奉和莫各伯题画鱼:“诗野渚无人好系舟,云闲水静鸟优悠。嚣尘难扰真天地,率性青鳞自在游。”这次展览将引发人们对于中国画发展路向的新思考。

编辑: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本文来源:岭南作风,陈永锵莫各伯诗书画联合展览会

关键词: